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科幻小說 > 抬棺匠 > 第五卷 風俗異事 第二百六十八章 二次棺(11)
    那武余珊皺了皺眉頭,也沒說話。火然??? ?文  w?ena`com

    見此,我立馬插話道:“武姐,等時間長了,你便知道李哥是什么樣的人了。”

    她點點頭,就問我:“現在可以說說我男人的死因了?”

    沒等我開口,那游天鳴輕笑道:“要是沒猜錯的話,武姐在玄學門第身份應該不高吧!”

    “算不上有身份,類似酒店的服務員。”那武余珊面無表情道。

    “你男人應該還算可以吧?”那游天鳴再次開口道。

    “他是演武堂的人。”那武余珊點頭道。

    嗯?

    演武堂?

    我也不懂什么叫演武堂,也不好意思問,主要是問出來丟人現眼,而那游天鳴跟我的想法估計一樣,也沒問,而是笑著說:“武姐,實話跟你說,對你男人的死亡,我也僅僅是猜測,而想要抓實這一點,恐怕還得讓你說說最近發生的事。”

    那武余珊聽著這話,眉頭立馬皺了起來,聲音也低沉了,就說:“小子,我看你有幾分聰明,最好不好挑戰我的底線,一旦踩了我的底線,你們三個沒機會見到明天的太陽。”

    游天鳴一笑,“武姐,你放心,倘若沒一定的把握,你覺得我會這么說么?”

    說著,他掃視了我跟李子嚴一眼,繼續道:“玄學門第看似團結一致,實則也有派系吧?”

    那武姐沒說話,但也沒搖頭,游天鳴繼續道:“你男人看似應該是正常死亡吧?”

    武姐點頭。

    游天鳴說:“實則應該是死在派系爭斗當中吧?”

    這話一出,那武姐臉色一沉,緊緊地盯著游天鳴,而我聽著這話,心里咯登一聲,這家伙是猜測的還是瞎掰的?

    要知道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尤為重要的是,這家伙說過,我們在玄學門第內,一切行動、話語都是受別人監視。

    他說這話,不是擺明了讓人趕出去么,甚至會直接殺人滅口。

    等等!

    這樣做也有一個好處。

    瞬間,我立馬明白游天鳴的意思,就在這時候,那武姐微微蹙眉,還沒來得及說話,門口傳來一道聲音,“陳宮主,睡了么?”

    嗯?

    是武景天的聲音。

    聽著這話,我跟游天鳴對視一眼,他嘴角微微上揚,對我張了張嘴,也沒發出聲來,但我卻讀懂了他的意思,他說的是,“她男人的死跟武仲有關。”

    這也在我的意料之中,說白了,我們的一言一行都被監視著,在游天鳴問到這節骨眼上時,誰第一個制止來這場對話,便跟武姐男人的死有著不可分割的關系,甚至是直接兇手。

    而現在武景天跳出來了,答案也揭曉了。

    以武景天的品性應該不至于殺武姐的男人,更何況武姐的男人好幾年前就死了,如此下來,只有一個人了,武仲。

    說實話,在武景天沒出現的時候,我也曾想過可能是武仲,但心里卻又希望不是他。

    呼!

    就在我愣神這會功夫,那武景天走了進來,一見我們四人,他沖我一笑,“陳宮主,七爺爺聽聞你們愛喝酒,特別讓我給你準備了一些果酒。”

    說話間,那武景云拎著四瓶果酒放在桌面,然后朝武余珊望了過去,輕笑道:“七爺爺找你有事。”

    嗯?

    七爺爺?

    也就是我在草廬書閣見到的老者。

    難道是他?

    不可能!

    這武景云是故意把他七爺爺推了出來,很明顯是掩蓋他父親,典型的欲蓋擬彰啊!

    “少門主,恐怕暫時不行!”那游天鳴直視著武景云。

    “哦!”那武景云微微一怔,“為何?”

    游天鳴一笑,“酒都送來了,少門主不跟我們一起喝點?莫不成看不起我們幾個粗人?”

    這話一出,那武景云愣了好長一會兒時間,方才開口道:“既然陳宮主的朋友開口了,那就留下來喝幾口哈!”

    說話間,那武景云挨著我坐了下來,剛坐定,他朝武余珊望了過去,笑道:“武姐,七爺爺找…。”

    沒等他說完,游天鳴笑道:“什么事這么急,非得武姐現在就過去?”

    那武景云好似沒想到游天鳴會這么說,微微一怔,方才開口道:“不清楚!”

    “既然不清楚,就先喝點酒再說,再者,我們在給武姐說親事呢!”那游天鳴笑呵呵地說了一句,然后朝李子嚴望了過去,笑道:“李哥,站著干嘛吖,跟武姐坐一起啊!”

    那李子嚴一怔,也不敢過去,直至我瞪了他一眼,他才緩緩地走了過去,然后在武余珊旁邊坐了下去,也不曉得那家伙是緊張,還是咋回事,那家伙手臂一直顫抖著,就連倒酒時,也是顫顫巍巍的,尤其是給武余珊倒酒時,不少酒水都被他倒在桌面。

    “陳宮主,他們這是相親?”那武景云朝我望了過來。

    我一笑,點頭道:“是啊,聽李哥說,他看上一個姑娘了,這不,我們請武姐進來看看。”

    那武景云顯然不相信我的話,這也是沒辦法的事,無論怎么看李子嚴跟武余珊都不登對,就朝武余珊望了過去,問:“武姐,是真的?”

    武余珊點點頭,“是真的。”

    “武姐,我們玄學門第有很多好男人!”那武景云盯著武余珊。

    “我怕那些男人死的太早。”武余珊淡聲道。

    聽著這話,我跟游天鳴對視一眼,瑪德,要是沒猜錯,武余珊應該也明白先前的意思,換而言之,她也開始武景云等人了,只要她懷疑了,我們就有機會了。

    而那武景云聽著武余珊的話,眉頭一下子皺了起來,緊緊地盯著武余珊,久而不語。

    “好了,好了,相親呢,說這個干嗎,應該說點喜慶的事。”游天鳴端起一杯酒,繼續道:“別干坐著吖,既然是喝酒,大家都喝點。”

    說話間,他一飲而盡,武景云則饒有深意地望了望武余珊,然后端起酒杯,一飲而盡,淡聲道:“武姐,酒可以亂喝,親可以亂相,但這話不能亂說。”

    “是嗎?”那武余珊刷的一下站起身,將酒杯往地下一砸,冷聲道:“武景云,你爸不過是個門主而已,別把整個玄學門第當成你們家的私有物了。”

    嗯?

    門主而已?

    這什么意思?

    我呼吸一急,緊盯著武景云。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问道渠道服怎么赚钱 篮球比分直播网捷报 港澳资讯靠什么赚钱 多乐彩开奖果查询江西 blh真人游戏 麻将初学图解 浙江快乐12任三遗漏数据 篮彩预测 黑龙江时时彩 上海快3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