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修真小說 > 東丘 > 第一百一十六章,垂死的謙玉
    自從用了林杏給的丹子,邱洛洛的血毒清理了不少,盡管還是虛弱,可她覺得, 一起打敗浪流和林杏,也不是吹牛。

    “我不怕危險,而且覺得,你們這些江湖里的浪蕩子,很有趣,我要跟著你們一段時間,過一過,這種飄搖的生活,我倒是要看看,你們要經歷什么危險。”邱洛洛說。

    “我們要跟魔炎教派打架,你不害怕?”浪流說道。

    “魔炎教派嗎,那是什么門派,他們很厲害嗎?”邱洛洛早就猜到了,浪流和林杏會成為魔炎教派的敵人,這個江湖里,走著的,佩劍的,帶刀的,有志之士,所謂的俠客,沒有幾個不把魔炎教派當敵人的,雖然她很是反感,但因為林杏在場,白衣依然,她就有興趣了,很想聽聽,江湖對教派是個什么看法?

    “一群外邦的人,想要霸占武林,怎么可能呢?”浪流說,“姑娘,你若是遇到這些家伙,要么逃走,要么殺了他們,他們都是壞人,殺人不眨眼的。”

    “這么可怕?”

    “非常可怕,你根本想象不到。”浪流認真的說,“姑娘,你難道是第一次來到江湖嗎,居然連這個都不知道?”

    “我被爹爹困在家中練劍,一直不曾出門。”邱洛洛說。

    “原來是個大家閨秀。”浪流說。

    “魔炎教派,可能就在前面,毫無疑問,我們要與他們作戰,而到時候,難道以保證姑娘的安全,所以,我們在這里就分開吧,江湖雖大,可要找一個人,也很容易,只怕姑娘,回去之后,又開始練劍了。”林杏言外之意,在這里分開后,以后再見面。

    邱洛洛不清楚他們會不會遇到自己的哥哥,遇到了,就是個麻煩,她會暴露身份,他與林杏兩人可謂是天生的敵人,改變不了的事實,故而離開是個不錯的選擇,俗話說得好,現在的分別,是為了以后更好的相遇,若是林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后,怕是再難有碰面的機會了。

    “我不練劍了,現在是歷練江湖,隨處走走,你倒是提醒了我,我還有事,在這里分別,再好不過。”邱洛洛說。

    林杏坐在石頭上,有點不舍,說,“姑娘,還是要保護好自己,雖然你有一身的本事,這個江湖嗎,人心險惡,切記切記。”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浪流哼道,“人心在如何的險惡,對付起來,也很容易,我不殺伯仁,伯仁就不會死。”

    “感謝諸位的指點,我準備東丘轉轉,據說那是武林的發源地,是每一個江湖人,必須要去瞻仰的地點,你們說呢?”邱洛洛準備裝傻到底。此外,他好不容易出來一趟,不會這么快就回去,主要是找到小顏雀要緊。

    “東丘之地嗎,風景秀麗,適合游玩,但愿姑娘開心。”林杏暗暗竊喜,他原本也要去東丘,那邊還有個武林盛會,到時候說不定還能碰上邱洛洛,他是有點害羞的,覺得自己配不上小女子,固然自己是個神醫,又能怎么樣,還不是在美麗的女人面前抬不起頭來,像個孩子一樣的扭扭捏捏?

    “我們也去東丘,真是太巧了,但是我沒去過,不知道東丘有這么大的魅力,引得天下習武之人,都要去。”浪流說道。

    “那相當于一個朝圣的地方,不去東丘,怎可為俠?”林杏說。

    “早知道的話,我就問問彥成玦那個家伙了。”

    “有你見得。”

    話音剛落,一個人跌跌撞撞的從竹林里沖了出來,渾身是血,衣服破爛,一把長劍,看見浪流和林杏三人的時候,長劍一指,隨即發現了是認識人,放下劍。

    “浪兄,林兄。”馮少杰快跑了腳步,眼淚要流了出來,他一直都在逃跑,連為田守義師兄哭的時間都沒有,見到浪流和林杏,他就像是見到親人一樣。

    “馮兄!”浪流大吃一驚,急忙去迎接,“怎么回事,你受傷了,田兄呢。”

    馮少杰抓住浪流的胳膊,哭訴道,“都死了,他們全都死了,我們遇到了邱鼎,我的師兄,大智和尚,穆前輩,他們...”

    浪流說不出話來,在幾日之前,還鮮活的俠客們,這就死了?

    “馮兄,先為你療傷,慢慢的說。”林杏拿出金瘡藥。

    “別。”馮少杰道,“我們快走,碎片很可能已經丟失了,魔炎教派的人有很多,他們就在附近,我剛剛甩開他們,他們就要追上來了。”

    林杏和浪流看了一眼,覺得馮少杰說的有道理,像是大智和尚,穆三江這種高手都戰死了,碎片落入到邱鼎之手,怕是再難搶回來,所以這里的事情,基本上已經結束了。

    “武林盟失敗了嗎?”林杏仰頭嘆氣。

    “謙玉。”浪流叫起來,“這個家伙,若是去找邱鼎怎么辦?”

    “是誰在叫我?”陸謙玉的話,從竹林中響起來,他正好來到這里,之前在樹林中看見了一個人影,追了上去,發現正是魔炎教派的斥候,他逮住了這個家伙,問了一通,對方像是個啞巴,陸謙玉有不擅長逼問,所以打暈了,繼續走,走著走著,又發現了一個身影,這個人就是逃走的馮少杰了,難怪他覺得這么熟悉,跟進了一看,還真是馮少杰。

    陸謙玉從竹林里鉆了出來,一身狼狽,傷勢比馮少杰還重,追趕的時候,沒感覺有什么不妥,但是現在就不一樣了,渾身酸疼,酸疼的,好像是散架了一樣。

    浪流跑過來,扶住陸謙玉,陸謙玉的身體順勢滑了下去。

    “謙玉,你這是什么搞得?”

    “說來話長了。”陸謙玉覺得眼皮很沉,閉上眼睛的一剎那,看見了邱洛洛,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還以為自己在做夢,哪有這么漂亮的姑娘,在盯著他自己看啊,她那一雙大眼睛,比天上的星子,還要閃亮,她的臉蛋,比作桃花有過之而無不及,她的一襲長裙,自是一道風景靚麗。

    “謙玉?”浪流背著他,把他平方在地方,林杏本來要走,現在是走不成了,只能為陸謙玉療傷,給了馮少杰一些藥,讓他自己去抹上,馮少杰受傷不重,可陸謙玉就不同了。

    林杏為陸謙玉檢查傷口的時候,邱洛洛湊過來,小聲的問,“這就是你們的朋友,怎么傷成了這個樣子?”

    盡是露骨的傷口,邱洛洛便見到了七八處,小傷口無數,這讓她非常揪心,這個人,還能活著,還是了不起,他的傷口,不時的流出鮮血,按照這種流法,怕是早就沒有血了。

    林杏為陸謙玉涂上了藥膏,又幫他縫合了傷口,吩咐浪流去吩咐找水。

    “他之前去對付一群老虎。”林杏說。

    “對付老虎嗎,很有趣。”邱洛洛看著陸謙玉的臉,承認這是個面容柔和,棱角圓潤的漂亮男人,臉上帶著的泥土,更是憑條了幾分落魄的俊美,要不然,太過于漂亮,反而沒有了男子氣概,渾身是傷,就彌補了這一點。

    “他情況怎么樣?”邱洛洛見到林杏緊張,自己也跟著緊張起來。

    “不太好,傷口太多了,導致他血流了不少,現在昏迷了,應該是之前就提著一口氣,我必須要為他造血,否則,他會死掉的。”林杏哭喪著臉說。他是內疚的,如果不是陸謙玉引開了老虎,他和浪流能不能活著,還是一個未知數。

    “連,造血你都會呀,那你剛才是讓浪流去找水,就是為了這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赌场骰子规则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 全天时时彩最准计划 福彩快三单双玩法 体彩足彩投注截止时间 时时彩计划软件哪个准 江苏时时技巧集锦 pk10技巧实战 时时彩2期必中计划全天 3d最新买法稳赚不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