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都市小說 > 我的醫仙老婆 > 第一卷 南湘大雪 第五百六十一章 四方圍剿-突入
    京城中央,將軍小院。

    “現在應將軍真的不能出動么?如果軍方肯出力的話,我想很多真相一定會曝光,這些敵人對華夏而言也是輕易剿滅的吧。”

    在將軍小院,孟塵曦見到了應無憂,她本想來見應蒼龍的,可應老將軍已經不是能夠輕易見到的了。

    孟塵曦看起來有些失落,弄得應無憂有些手足無措。

    “孟姑娘,就是因為不能曝光啊,不然危機更大,這也是家父之前一直擔心的事情。”應無憂喝了杯茶,拒絕著。面露愧色,眉頭皺了又舒,似乎在做著什么重大的決定。

    “所以就任由毒瘤越來越大?到時候你們想過該怎么收場么?”孟塵曦有些憤憤不平。

    “這。。也是臺面之上無可奈何的事情吧,除了家父,就連你們熟悉得到新月不都沒有有動作么,現在局勢太微妙了,但如果說是個人意愿的話,我個人以及幾個兄弟倒是可以出點力氣。”應無憂站了起來,脫下了他引以為傲的軍裝。

    “你這是?”孟塵曦不明白他的意思。

    “脫下這軍裝,我只是應無憂,終會得到家父認可,終會超越家父的應無憂。”應無憂自信地說著,經過了之前的幾件事情,他看事情比以前看的更加遙遠了。

    孟塵曦看的愣住了,隨后搖了搖頭說道:“雖然聽起來話有些中二,但如果能得到你的幫助,那想必能夠找到突破口了。韓聽梅的計劃也就有了可行性了。”

    應無憂拿起了手里的那張計劃單,很簡單,就幾個字,很不像那睿智的梅君子所擬定的,只上面有幾個字,讓身為軍人的他有些敏感,說道:“那曾經發生血案的地方么?成就了四君子之名的地方?那么,什么時候出發?”

    “現在!”孟塵曦站了起來,從身旁背起了一個單肩背的書包,“韓聽梅和她的人已經在外圍等著了。你準備好了就出發!”

    “呃。。你們。。我是不是被算計了,原來你們一開始就打的這樣的主意啊!”應無憂有些瞠目結舌,他好像明白,原來這些人早就把計劃訂好了,捂著腦袋一種失落感油然而生,說道:“真不喜歡和你們這種棋手共事,每次都被算計一籌,只是,你也要去?”

    “嗯,和你們不一樣,但我也很強的!”孟塵曦抬了抬她的小包,這次,她準備的十分充足。身為一個科技集團的ceo,當然會有所依靠。

    京城的大道上,一輛豪華的車子行駛著。

    即使道路擁堵,車子也在平穩的開著,朝著一個地點前行。這是一個車技很不錯的女司機。

    周子軒坐在里面閉目養神。調理著身體的內息。

    “情報過來了,李家的幾個項目都在上面了,有幾個值得注意的,在市場評估和報表上都不適合投資以及沒有前景,還有一些公益事業,這些都與李家的發展方針完全不同,或許會有貓膩。”少閣主拿著平板電腦在旁邊一條條的信息看著,同時給周子軒講述著。

    “都有什么?”周子軒問著。

    “報社之類的就不說了,都是他們的公關機構,值得注意的一個是這個化工廠,因為在郊區,地方也不大,不會被人注意,可它財報上已經虧算了好幾年,并且還是在環保管控這么強的這幾年依然在周邊開著,對于一個商人家族而言,沒有意義的項目早該割舍和拋棄,沒人收購是一個可能,但最大的可能是另作他用。”

    少閣主訴說著自己的判斷,繼續說道:“這是一個可疑的,但有一個更可疑的,李家向來主要的人在商界,有少許的政客,并且推動這些政客上臺的主要原因很奇葩,是因為京城有一半以上的地鐵都是李家主持修建的,這是那些人所依靠的最大的業績,可這樣的手筆未免太大了,李家這幾年營業額幾乎全部用在了修建地鐵上,這樣雖說贏來了很多主觀客觀的良好評論,但對李家的根基沒有半點好處,并且現在仍然在修建,大多都在修建之中。已經好幾年了,就算李家再有錢,其他項目收入在可觀,這樣長此以往也會坐吃山空。這一點咱也留點心。”

    “只是地鐵么?不對,應該不是地鐵。”周子軒想到了之前南宮杰生命最后的吶喊,“看來比我想的更復雜,地下或許才是紫靈之蝎的藏身地。”

    周子軒看著窗外的風景漸漸的變成了靜止的模樣。

    車停下來了,他們到達了目的地,李家本家的大宅院。

    門開了,沒有人詢問車子來的理由。

    “這么平穩就開進去,也省了不少事情。”周子軒感嘆了一聲,雖然不知道這少閣主做了什么,居然被當做賓客迎了進來,“該說鳳凰閣的業務很廣闊么?”

    “還好吧,以前和李浮生有著不少的業務往來,我本以為在局勢上已經看得明了了,誰知還被耍了團團轉,一直想要找的竹君子,居然就是他,誰能想到用自己的身份給自己營造假身份,自己冒充自己的,我被這迷惑了。”少閣主打開了車門,走了下去。

    周子軒也下了車,跟在少閣主的身后,一身寬松的黑衣像是很不著調的保鏢一樣。

    一個管家模樣在門口迎了過來,恭恭敬敬的行了一個標準的禮節,說道:“閣主您好,我家主人今天沒在,不知您和我家主人有沒有定好時間呢?”

    “時間?他應該明白的,如果不是有了他想要的情報,我們也不會過來,如果他不想聽的話,那我們也沒必要在這里途耗時間,那就告辭了。”少閣主語氣冰冷的說著。

    管家留下了冷汗,他被交代過,也不敢太得罪這個女子。

    他看少閣主轉身就要離去,連忙再次追了過去,說道:“閣主請靜待片刻,我去聯系主人,小靜,去帶貴客去老地方。”

    管家召喚著女仆去帶這二人朝著院內的里屋走去。

    周子軒一言不發的跟在后面,他們去的是一個密室,這里是少閣主每次來李家和李浮生商談的地方。

    那個名叫小靜的女仆給準備好了茶點之后就退出門外,小心翼翼的候著。

    “這里沒有監聽和監控設備。”少閣主從衣服里拿出了一個信號干擾器放在了桌子上,凡是有任何的電信號都會被它檢測出來。

    “李浮生會過來么?”周子軒自言自語著,他不覺得事情那么簡單,如果李浮生一會出現在這里,那事情就太簡單了,直接將他制服,后續的事情就好辦了。

    “之前的一切都是他計劃的,加上前一陣南宮杰的潛入,讓他很是小心警惕,就算我們之間有業務往來,他也不會像以前那樣只身前來,所以。。”

    少閣主的話沒有說完,但周子軒已經明白了,說道:“危險的是我們是吧,這個密室也可以看做事一個牢籠,就如同困住南宮杰的一樣。”周子軒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環視著四周手中緊握著長刀。

    周子軒閉著眼睛,在屋子中央靜靜的矗立著,剎那,時間都如同靜止了一般。

    少閣主楊琳也小心的一動不動,她不知道周子軒這是在做什么,但知道他肯定有他的用意。

    “風,微微的風,從里面傳來。”

    周子軒話音一落,楊琳就走到最里面,用手指敲了敲,墻是實心得的沒錯。她又翻了一陣,忽然看到了墻上面掛了一幅畫,是李浮生自己畫的,山水畫,畫工還不錯。

    楊琳將畫取了下來,下面是一條縫隙,很細。

    楊琳用手指滑了一下,這條縫隙從上到下,曲折的蔓延著,只不過被粉塵遮掩的不是很明顯。

    “后面是密室?”楊琳驚訝的說著,隨后又搖了搖頭,說道:“不對,密室的話不會有風的,那么里面是能夠與外界聯通的。”

    “嗯,在極靜的狀態下,我能聽得見,除了風聲,里面還有人的聲音,盡管很遙遠。”

    楊琳有些瞠目結舌,只不過帶著面具的她,從外表看不出來而已。

    她清澈的目光看著周子軒,頗有些感慨,曾經那倔強文弱每天坐在課桌前偷看她的男同桌,現在已經強大到如此地步,雖然依舊有著過去的影子,但那段時光已經恍如夢境。

    楊琳看著自己的手,想想自己這幾年的經歷,也不由得有些颯然失笑,自己編的墮落,變得骯臟,居然還貪戀著過去的美好,讓她得心里像是扎了根刺一樣,有一種空虛的痛苦。

    但只過了片刻,她就緩了過來,再度冷峻的到處摸索著,一邊摸索一邊說道:“那我試試看,怎么打開這道暗門。”

    “那樣子,太麻煩了,反正這一次來,我們也不是客人。”

    周子軒朝著縫隙靠近著,手中的刀微微拔出,銀色的光芒閃爍,四周的空氣涌動,只拔出了一半,就有一股黑色的氣息迸發而出。

    “轟”

    墻壁被打破了,墻上甚至還燃燒著黑色的火焰。

    “那么,我們走吧,想知道的一切,想要找的人,就在這里面。”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大乐透规则及中奖规则 双色球开奖规则 快三一天稳赚200元 特一肖三期之内开一期 计划飞艇最稳计划团队 北京pk10软件 北京pk10网赌害人案例 nba在哪里投注 重庆时时漏洞在哪 田广双色球预测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