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秦時小說家 > 正文卷 第五百三十五章 普天之下(萬更求票)
    “你就是蜀山的首領大祭司吧?

    “看來楚南公告訴你等的還真不少!”

    蜀山避世不出,焉得知曉外界諸般之事,感應著不遠處那仍舊掙扎而起的虞淵護衛,沒有任何在意,仍舊看著面前的蜀山大祭司。

    他的身份并不難猜,能夠令所有的蜀山長老以其為核心,能夠號令所有的虞淵護衛,故而,他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修為破入化神第一層次,并不算高。

    根據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況,蜀山高層久不出結界,然卻能夠道出自己的身份,靈覺有感,怕是楚南公相告知的,就是不知道對于蜀山來說,有何改變?

    “閣下身為道家天宗的弟子,數十年前,我也曾見天宗莊周,一論道理。自天人二宗分開之后,天宗一直超凡脫俗,不利紅塵之事。”

    “如今,焉得對我蜀山下手?”

    大祭司神色悲戚,被對方扔入深淵的一位位蜀山長老,都是蜀山的支柱,都是蜀山的堅固力量,然,無論是虞淵護衛,還是蜀山長老,都無能為力。

    面對這等強者,他們又能夠做些什么,回想著剛才楚南公慌忙離去的神情,如今,大祭司似乎體會到對方的心情。

    既然玄清子出現在眼前,那么,自己無論如何也要與對方一論,天宗向來不理會蜀山之事,如今公然闖入蜀山,殺蜀山之人,如此,蜀山絕不可能臣服。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

    “蜀山位于蜀郡之內,自當接受秦國的管轄,大祭司對此有疑問?”

    聞其聲,周清輕笑之,避世不出,難道連這個最簡單的道理都忘記了?難道以為蜀山可以成為秦國之內的法外之地?

    以前或許礙于精力,未能夠給予管轄,但從今天其,一切將不同了。

    “道家天宗也是如此?”

    蜀山大祭司反問,對方所言的那句話,自己聽過,但若然真如此,大周也不會淪為現在的地步,龍脈也不會斷絕了,后裔也不會淪為庶民。

    “只消遵守秦國法治,遵守秦國規矩,對于任何勢力,請都一視同仁,數百年來,道家天宗超然物外,不理會凡塵俗事,故而秦國不曾侵擾。”

    “數年之前,蜀山也不曾敢于秦國之事,擾亂大秦法治,是故,秦國也不曾侵擾,但……不知楚南公可與你等說過,有蜀山修者公然襲殺秦王與本君。”

    “按照大秦律例,襲殺大王者,誅滅九族,襲殺封君者,亦是差不多這個罪行。所以,蜀山注定要流血,蜀山注定要臣服。”

    “你……有意見?”

    迎著對方看過來的目光,周清淺淺而應,對于這個問題的答案,著實無聊,一個長久避世不出的存在,等待它的只有一個結局,那就是隕滅。

    此行,擺在蜀山面前的只有一條路。

    以蜀山現在的力量還妄想和自己談條件,怕是連自己什么斤兩都忘記了。

    “蜀山乃是上古人皇軒轅黃帝詔令所在,秉承人皇遺命,世代鎮守封印之地,秦國不過一諸侯之國,焉得可以令蜀山臣服。”

    “更何況,閣下欲要以一人之力對抗整個蜀山!”

    “若然閣下欲要攻滅蜀山,期時,蜀山上下定全力抵抗。”

    秦國是什么國度,大祭司知曉,不過如今諸夏的一個諸侯國,怎能夠比不上上古人皇的榮耀,讓蜀山臣服于它,絕對不可能。

    伴隨口中輕語,手中的紅木之杖散發別樣的玄光,玄妙的力量浸潤至整個虛空上下,整個蜀山結界的力量為之而動,浩瀚的氣息徐徐而出。

    “不知死活!”

    感天地異變,周清直接失去和對方廢話的可能性,一掌凌空打出,靈覺掌控十方,浩瀚的力量迸出,直接擊入虛空深處。

    而后,屈指一點,便是一道無限鋒芒的陰陽玄力,洞穿那大祭司的眉心,此人冥頑不靈,縱然屈服,心中也會有不甘之意。

    索性殺了省事,暗中與楚南公想通,在自己心中,又是一個大罪。

    “你們可愿意臣服大秦?”

    一抹不可置信的目光從大祭司垂死的眼眸深處迸出,渾身上下的力量潰散,手中緊緊攥著的紅木之杖不存,掉落在大地之上。

    數息之后,一道沉悶的聲響回旋,隨即,周清將目光看向先前大祭司身后的那兩位蜀山長老,先前本想要將蜀山所有的長老鎮殺。

    但若然全部鎮殺,怕是于接下來的謀略有損,是故,只留下三位,當然,如今只剩下兩位,不知道這兩位是否明曉大勢。

    “大祭司!”

    “縱然蜀山之人全部死盡,蜀山也絕對不會屈服于秦國!”

    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得先前大祭司身后的兩名蜀山長老亦是神色驟變,看著大祭司被對方隨手抹殺,仍舊健壯的身軀倒在大地之上,一縷縷血跡流淌而出。

    二人當即更為駭然的看向周清,秦國果然如楚南公所言的為虎狼之國,怒目而顯,面露極度悲傷之意的一位長老豁然身形跳躍,抬手一掌打出,直接逼向周清。

    噗!

    可惜,還未近周清之身,便是被虛空深處的一道無形反震之力擊殺,整個人被道道強勁之力入體,血肉之軀化作漫天血雨,散落絕壁兩側。

    “你們代表不了蜀山!”

    “你……可愿臣服?”

    這次,以雷霆手段再次擊殺一位蜀山長老之后,周清將目光投向最后的一位蜀山長老,不知道對方是否合自己的期待。

    “蜀山……絕對不會屈服!”

    又是一道堅決的反對之音在周清身后響起,話音剛落,便又是一道道破空之音犀利而起,然則,下一刻,卻是一道道騰空挪移的身形被虛空無形之力全部拋入深淵之內。

    十多位所謂的虞淵護衛不存,不知道僅剩的那位蜀山長老會如何抉擇。

    “你……,你……,或許以后沒有蜀山了。”

    渾身上下仿佛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體表擴散的玄光消散,僅剩的那位蜀山長老看著對方斬殺蜀山的大祭司、長老、虞淵護衛。

    短短不到一炷香的時間,蜀山的核心精英力量不存,只剩下自己和一些零碎的虞淵護衛,以及尚未成長起來的虞氏一族成員。

    天地皆悲,涼風襲殺,渾身上下仍舊浸染著那位同伴留下的滾熱鮮血,雙腿無力的跪立下去,數息之后,終究還是以頭搶地,伏拜下去。

    “即刻起,你就是秦國賜封的蜀山大祭司!”

    “傳我令,虞淵封印震動,前大祭司與諸位長老、虞淵護衛不幸身隕,蜀山力量空虛,決意打開蜀山結界,投誠秦國!”

    也許,在此人的心中,仍舊是不甘,仍舊是憤怒,但是那些并不重要,只要對方幫助自己暫時穩住蜀山的行事,再過一段時日,蜀山再換一個大祭司也無不可。

    一語令下,周清一步踏出,出現在不遠處的扶桑神樹之下,屈膝盤坐,靜悟天地玄妙,吸納天地精華之力,剛才汲取神樹精華的時候,天地四極隱約圓滿。

    即如此,此行或許可以將修為更加推進!

    ******

    “你們都來了!”

    再次睜開雙眸的時候,紫光閃爍,諾大而又空曠的扶桑神樹所在之區域,已然燈火通明,一只只火盆架起,一位位重甲之兵持戈矛而立。

    身前數丈開外,蜀郡郡守馮去疾、東君焱妃、芊紅等人均已到達,抬頭看向太虛,此刻早已是深夜,屈指一算,已然為寅時。

    在如此崎嶇婉轉的山路之中,一日行進四百里,也算是秦軍銳士,靈覺擴散,蜀山的結界已經打開,大批的秦軍入駐其內,出現在蜀山每一個角落。

    “見過武真君!”

    聞周清之音,馮去疾連忙近前一禮,昨日本以為武真君和自己一同前往的,誰曾想,半路而問,對方已經先行一步前往蜀山。

    于此,馮去疾也是無奈,若非知曉對方武道超凡,只怕自己都要嚇壞了。

    “大人!”

    隨馮去疾身側,一身勁裝裹身的白芊紅同樣上前一禮,時值深夜,倒是著了一件淺紅色的披風,眉目仍舊閃爍精神。

    “無需多禮。”

    “蜀山現在的情況如何?”

    雙手掐動道印,渾身紫色玄光而顯,精氣神為之而動,天地四極迸出精英的玄光,紋理顯化,罡氣內蘊,歷經數個時辰的磨礪,外罡更進一步。

    如此,渾身上下便只剩下脊椎大龍的九節罡氣,其實,內外罡氣共振,靈覺圓滿,當可期悟虛而返圓滿,那一日,想來也不會太久。

    “去疾慚愧,此等小事還勞煩武真君親自動手。”

    “我等此行調兵兩萬,打頭的七千騎兵部隊先至,待明日午時之后,步兵當先后而至,剛才去疾正在與芊紅姑娘決議,將蜀山之人納入蜀郡戶轄編制之內。”

    “只是,在統轄的時候,遇到了一些蜀山反抗者,足有數百人,不知他們如何處理?”

    馮去疾搖頭而嘆,他們也是一行人剛到不久,但回想起剛至的時候,蜀山的結界就已經不存了,東君焱妃在前,言語武真君已經解決了一切。

    如此,自己雖安下心來,但若是成書大王案前,怕是會讓大王覺得自己力有不逮,如此小事還需要武真君動手,念及此,心中就不住的苦笑。

    不過,能夠解決蜀山的麻煩,對于秦國來說,也是一件好事,隨之,話鋒一轉,挪移至另一件事情上,蜀山之事為武真君決斷,自己不敢越俎代庖。

    。m.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 新疆18选7 短线炒股 双色球开奖规则 雷速体育即时比分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 2017141彩票中奖结果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图今天 贵州快3开结果查询 新疆11选5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