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玄幻小說 > 我是半妖 > 第四百二十一章:蘇家“老”祖
    想要和顏悅色的打聲招呼的好心情頓時瓦解。

    陵天蘇起初還有些許郁悶,不過轉念一想,近日以來跟顧瑾炎胡鬧的事想必也流傳的挺廣。

    所以外界的人對他印象不佳也是在情理之中。

    心中不禁暗自苦笑,看來這種自污的行為果真是會給人留下十分不好的印象啊。

    無奈,陵天蘇只好解釋道:“白姑娘誤會了,我與天靈是好朋友,并無刻意接近之意。”

    蘇天靈當即站出來為他解釋道:“師姐,我不是早就同你說過了嗎,陵陵不是你想象中的那么差勁。”

    可見她的解釋無疑毫無作用且雪上加霜,白唯眼中的厭惡之色更加的濃烈。

    她冷哼說道:“并非刻意接近?難不成整日與顧瑾炎同出入青樓之地的世子還能是什么清流之輩?

    我們家靈兒年幼天真,不知情事,世子若是以為這樣就能夠憑借三言兩語以朋友之態來騙取人家小姑娘未免也有些太天真了!因為……我這當師姐的不答應!”

    陵天蘇看了一眼蘇天靈,然后微笑道:“天靈年幼天真不假,但是未必就不知情事了。”

    他指的是赫連,而蘇天靈亦是聽出了他已有所指,面頰微微泛紅,帶著嬌羞之意。

    白唯一怔,隨即面色一陣惱怒,她將蘇天靈面色的嬌羞之意的對象理解成了這紈绔。

    她面色頓時黑如鍋底,扯過蘇天靈的手腕,說道:“靈兒你瘋了,這葉陵不學無術,空有一副好資質卻恃才傲物,整日橫行,與顧瑾炎那等子名聲狼藉之輩是一丘之貉。

    更是同顧瑾炎一般,將自己的一身大好修為的給玩廢了,你居然還與他這般親密,師傅若是知道了,定會給你氣死了!”

    “哎呀,師姐你真的想多了,陵陵不是你想的那種人,況且師傅神通廣大,修為高深,那有那么容易被我這小徒兒給氣死。”蘇天靈沒心沒肺的笑著。

    白唯被她這么一句話以及沒心沒肺的笑容差點把鼻子給氣歪了。

    “靈兒……”

    破開人群,一名中年人緩緩朝他們行來,目光和藹親切的看著蘇天靈等人。

    白唯微微一怔,面上怒容隨即斂去,朝那名中年男子行禮道:“白唯見過蘇大人。”

    “白侄女客氣了。”中年男子面露笑容呵呵一笑,很快目光又投到蘇天靈身上。

    “乖女兒,離家這么多天,今日參加萬首試怎么也不跟為父說一聲?”

    對于父親的到來,蘇天靈仰頭哼了一聲,小表情老不高興了:“我離家的原因父親清楚的很,我不喜歡那個老祖宗,他若走了,我便自然回家了。”

    蘇安頓時拉長了個臉,眼神無奈:“胡言亂語,咱們蘇家的老祖宗豈是你個小輩能輕易說道的。”

    “好好好,女兒我不說道他了,父親你回去吧,反正我就是不想見他。”

    陵天蘇苦笑,看來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啊。

    本來只是單純的想過來與小姑娘敘敘舊,哪成想一下牽扯出這么多人來。

    蘇家老祖宗?

    陵天蘇記得,蘇家并沒有位列與九大世家之中,且蘇家的整體實力在大晉中屬于中等偏下,但蘇家的地位卻是不輸于任何一個世家,即便是最為猖狂的趙家也不敢輕易惹蘇家。

    只因為蘇家這名不知活了多少甲子歲月的老祖宗。

    這位老祖宗的身份成謎,無人知道他是何時創建的蘇家。

    但正是因為這位老祖宗的存在,才致使蘇家……無人敢欺!

    可為何聽蘇天靈這口氣,對于她們家的老祖宗怎么沒有絲毫敬重之意,反而給人一種她時刻在避而遠之的感覺。

    下一刻,陵天蘇終于知道原因了。

    “小靈兒不想來見本座,本座便只好親自來見見小靈兒好了。”

    邪魅的聲音帶著隱隱發自靈魂深處的霸氣,遠遠傳來。

    讓人意外的是,這聲音聽起來無比年輕。

    陵天蘇轉身看去,只見一位二十左右青年宛若庭間漫步,閑游而來,視若人海與無物。

    實體的身體卻如鬼魅虛影一般輕松無比的穿過無數人群,信步而來。

    陵天蘇眼眸微微瞇起,這青年看似簡單的行走間,但是他卻捕捉到,他的靴面卻一直并未真正的腳踏實地過。

    他的靴下,不染塵埃,仿佛有一層淺淺的力量托載著他的身體。

    青年眉目清奇,氣質不凡,體型勻稱,明明身穿一襲再普通不過的衣衫,卻充滿王族的高貴氣度,讓人敬而生畏。

    腕間的九重鳴幻靈嗡然一顫,不見溯一的氣息傳出,他依舊閉關沖擊雷層封印。

    那么……是九重鳴幻靈自身受到什么影響自行發生了響應。

    看著越來越近的青年,陵天蘇心中暗自心生警戒,面上卻是不動聲色。

    白唯面露不解之色。

    蘇天靈面上笑容頓時一垮,面色微微泛青,那眼神好似看到溝渠中的蛆蟲一般。

    蘇安面色微變,立即迎了上去,認真的理了理衣擺,彈去衣服上的灰塵,恭敬說道:“蘇安見過老祖宗。”

    陵天蘇被自己口水狠狠一嗆,看著那面嫩的小生實在難以理解居然會是蘇家傳聞中的那個老祖宗。

    這保養得也忒好了吧。

    白唯亦是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那青年伸手虛扶,做出一副長者的慈愛寬容模樣,說道:“小安盡是喜歡這些虛禮,起身吧。”

    看到這一幕,陵天蘇只覺得自己后槽牙狠狠的酸了酸。

    蘇天靈好沒氣的翻了一個白眼,然后扯了扯陵天蘇的衣擺,面無表情說道:“陵陵,我想去你那涼亭坐坐。”

    陵天蘇知道,她不是想去涼亭坐坐,而是不想在這面對那個面嫩的老祖宗。

    無奈的笑了笑,他看了一眼那位蘇家的老祖宗,而此刻恰好他也在打量陵天蘇。

    青年瞇起眼睛,用一種十分凜冽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他:“小子,我蘇家的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泡的。”

    好家伙,又是一個誤會他們之間關系的。

    陵天蘇實在沒心情去應付這蘇家的老祖宗,更沒心思浪費口水解釋。

    他轉頭看著蘇天靈說道:“行,我那還有瓜果糕點,去我那坐。”

    青年收起眼中的凜冽眼神,轉而目光幽怨的看著蘇天靈說道:“小靈兒,本座好不容易云游回來一次,你就這么避本座如蛇蝎,本座心中甚是難過啊……”說完竟是雙手捂著心口狀,神態委屈。

    蘇天靈頓時頭皮一麻,狠狠的抖了抖。

    陵天蘇被他這副模樣雷得不輕,誰家祖宗會像他蘇家祖宗這般無良,這簡直就是為老不尊嘛。

    蘇家祖宗惆悵的搖首落寂道:“猶記當年,你小小模樣抱著本座大腿要本座與你講故事,那崇敬的眼神,親昵的模樣,本座至今難忘,怎的今日就這般不理本座了呢?”

    “啊啊啊啊啊…………”

    蘇天靈頓時像一個炸了毛的小獅子一般,惱羞成怒張牙舞爪的朝著青年撲去。

    誠然恐怕是回想起小時候自己的腦殘舉動,居然對這貨親近崇拜而倍感羞恥吧。

    蘇安大驚失色,趕緊伸手一探,就扯過蘇天靈的衣領,阻止她的動作。

    “爹,您別攔著我!!”

    “乖女兒啊!不可胡來,那可是咱們蘇家的老祖宗啊!!”

    “我沒這么無恥卑鄙下流的老祖宗!!!”

    “小靈兒,你這么說本座可是讓本座的心拔涼拔涼的啊。”青年唯恐天下不亂的說道。

    陵天蘇揉了揉額角,想離開這個是非之地了。

    “也罷,既然小靈兒今日心情不好不想見本座,本座也就不為難了,不過本座難得回一次永安,覺得悶得很,不如就將你身邊這小子借本座玩一會兒?”青年眼神透露著不知名的詭芒,臉上掛著一絲淺笑。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福建时时赔率 pk10分析号码走势图 双色球专家精准预测号 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版 手机棋牌游戏龙虎 七星彩预测最准号码体彩 快速时时软件计划 双色球透走势图 四肖三期必开一期中 五星独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