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漢鄉 > 第二卷龍之初 第七十一章誰是最后的主人?
    第七十一章誰是最后的主人?

    霍光是一個很純粹的人。

    他認為,既然已經開始利益交換了,就不要把人情這種可以破壞純潔利益交換的行為混雜在里面。

    這樣做的目的就是讓金日磾明白,既然他已經宣誓效忠皇帝了,那么,想要使用云氏的資源,就必須用等價的東西來交換。

    金日磾有些失望。

    他的后背痛的厲害……

    他不確定這是不是傷口帶來的傷害,他的肺部受傷了,疼的卻是心。

    換掉衣衫之后,他又成那個英俊瀟灑的大漢皇家馬監。

    金日磾覺得自己沒有什么話好說,很公平的一樁交易,他幫霍光殺掉了馬合,霍光給了他一個成為大漢國正式官員的機會。

    “這是君侯給你的東西。”

    家將從馬包里取出一個包袱遞給了金日磾。

    “這是什么?”

    “不知!”

    金日磾取過包袱,拿在手里掂量一下,很滿意,這里面裝的不是金銀。

    如果是金銀,金日磾就會把自己純粹的定位在殺手這個無情的身份上。

    他能感覺出來,包袱里全是書。

    金日磾將包袱綁在背上,揚長而去。

    云音終于停止了哭泣,霍光非常的欣慰。

    看看熱氣球并沒有被樹枝刮壞,霍光就下令砍倒了大樹,將熱氣球取下來之后,重新調試了一下。

    然后,他就站在籃筐里面,果斷的扭開了煤油爐子,火焰噗噗的噴出來,很快就把球體吹得鼓脹起來。

    兩尺長的火焰燒熱了冰冷的空氣,讓熱氣球也產生了巨大的上升欲望。

    霍光沉重的身體終究還是被熱氣球帶上了半空。

    這一次,騎著馬在下面奔跑的人是云音。

    盡管有很多家將的騎術都比云音高,力量也比云音大,霍光還是選擇了云音,別的人,哪怕是云氏的家將,也很難獲得霍光的信任。

    這是霍光第一次御風飛行,眼看著大地在腳下向后飛奔,霍光忍不住贊嘆一聲。

    熱氣球是西北理工超時代學問的一個例證,只要這東西能夠飛起來,西北理工好多看似荒謬的學問,就得到了證實。

    至少,可以向所有懷疑西北理工學說的人說——人,真的可以飛起來。

    不依靠傳說,不依靠神仙,僅僅憑借自己的力量就能飛起來。

    煤油爐子噴出來的火焰慢慢變小了,霍光皺起了眉頭,他覺得熱氣球可以成為一種劃時代的交通工具,而現在,這個爐子很不合適,并不適合供應熱氣球作長途旅行。

    熱氣球緩緩地落在一片空地上,霍光從熱氣球上下來,云音歡呼著迎上去,抱著霍光的胳膊興奮的道:“是不是很神奇?”

    霍光低頭瞅瞅云音,摸摸她的頭頂笑道:“很神奇。”

    “我想跟你一起上去,我一個人總是害怕。”

    霍光道:“那就建造一個大的熱氣球……”

    云音非常肯定的點點頭,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讓家將們送云音回了姑臧城,一個家將輕輕地在霍光耳邊道:“金日磾得手,已經去追趕使者大隊了。”

    “他受傷了?”

    “背部受了重創,咳嗽見血。”家將有些擔心。

    霍光沉默片刻道:“應該不重,如果傷勢很重,他就會去找小師娘救命。

    他是匈奴人,沒有那些高貴的堅持。”

    對于霍光的冰冷心思,家將們早就習慣了,與家主比起來霍光總是顯得那么無情。

    他不知道的是,霍光的無情僅僅表現在做事的方法上,而云瑯的心本身就是冰涼的。

    老虎大王的身體很熱,所以當老虎大王趴在云瑯腳上的時候,屋子里有沒有火盆,爐子一類的東西都無所謂了。

    尤其是被兩頭老虎簇擁著,涼州地方官員再看云瑯的時候,就很容易把他跟兩頭老虎歸結為一類。

    就在昨日,武威地面發生了很大的改變,馬,姚,這兩個地方大族的首腦接連被人襲擊,馬房自從馬嘎嘎墜馬而死之后,馬房的兩位嫡子,相繼被刺殺,一位在獨石頭被人用弓箭射殺,一位在飲馬谷在護衛的保護下,被刺客從容的殺死了十一個護衛,最后將馬合殺死。

    相比馬房的遭遇,姚房的境遇更加的悲慘,他們的營地被人襲擊,一夜之間,姚房的族長,以及族長的兩個兒子都被殺死,同時被殺的還有姚房親族一十六人。

    不論是馬房,還是姚房,都希望官府能給一個確切的回答,如果官府不能捕捉到兇手,他們將自己動手。

    兇手殺人的時候并沒有做到完美無缺,留下了很多把柄,其中山地羌人就最明顯的一個兇手代表。

    云瑯自然震怒,在涼州已經逐漸平靜下來的時候,還有人意圖擾亂涼州治安,破壞大漢對涼州的統治,這是牧守府所不能容忍的。

    于是,一紙命令就由牧守府發出,命令山地羌人必須交出兇手,然后聽候牧守府處置,否則,大軍將會出動,剿滅山地羌人。

    這一道命令云瑯交給了馬房,姚房,姜房讓他們去負責執行。

    對于山地羌人這個族群,云瑯不是很熟悉,不過,這支羌人恰恰是羌人中最善戰的部族。

    因為善戰,平時也就不太遵守云瑯的律法,時不時地依仗自己強悍的武力,搶奪水源,草場,以及強買強賣。

    即便是在羌人中,山地羌人的名聲也不算太好。

    讓平地上的羌人去對付山地羌人,在他們中間散播仇恨,分化羌人之間得團結,本來就是云瑯制定好的策略,他也希望事情能夠按照他的計劃執行下去。

    可惜,事情在獨石頭聚會的前一天發生了很大的變化,馬,姚,兩家并沒有忙著去找山地羌人復仇。

    反而發生了激烈的內訌……

    好在這兩族人都是親房,內訌的雖然激烈,卻沒有兵戎相見,在每個人的意見無法得到徹底的尊重的情況下,他們準備把家事交付來到獨石頭參加聚會的各族長老們來解決。

    云瑯來到獨石頭之后,就邀請了所有的羌人長老們共商建立獨石城的事情。

    涼州羌人從來沒有過一座屬于自己的城市。

    而獨石城將成為他們擁有的第一座城池。

    在云瑯提出這個建議之后,羌人長老們迅速的就理解了云瑯的意愿。

    這對羌人們來說是一件天大的事情,很早以前,就有人提出過這個想法,只是因為匈奴人不喜歡城池這種可以阻擋馬蹄的東西,建城的建議一次又一次的被束之高閣。

    現在由涼州牧提議建城,這讓羌人早就冰冷的心重新變得活泛起來。

    利益從來都是用來交換的。

    馬房,姚房雖然是羌人中很重要的部族,在建造獨石城這件事情面前,依舊算不得什么。

    而且,云瑯并沒有準備吞掉馬房,姚房,僅僅是把聲勢浩大的兩族平均分給了這兩房的后人,而且是不分嫡庶,只要是兒子,人人有份。

    其余羌族人對于云瑯大公無私的行為非常的贊賞,強大的馬房,姚房,對他們來說也不是什么好事情。

    因為這兩房人不僅僅會放牧牛羊,他們還會種地,紡織。

    往年的獨石頭聚會上,因為實力強大的原因,他們總能獲得最豐厚的收入。

    分配完畢馬房,姚房之后,姜珠早就坐不住了,霍光對他求救的目光視而不見。

    然后,會議上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場面,那些來自游牧部落的羌人長老們,開始控訴姜房這些年對他們干過的不法事。

    云瑯兩次退席,留給了姜房說服其余羌人族長的時間。

    “這樣做不妥,保持平衡是我們執政涼州的關鍵所在,山野羌人也需要遏制。”

    云瑯在后帳談話的對象正是第一名詹。

    第一名詹連忙道:“羌人不懂得如何治理城池,如果牧守將獨石城交給他們,用不了多少時間,獨石城就會變成一個滿是牛馬糞便的馬廄。”

    云瑯笑道:“我可以信任你嗎?”

    第一名詹低頭不敢回答。

    云瑯沉吟片刻,換了一種方式問道:“你能取代馬房,姜房,姚房在平原上的作用嗎?”

    第一名詹歡喜的抬起頭,單膝跪在云瑯腳下道:“田氏最擅長的就是取代他人。

    從今往后,我涼州田氏將以牧守馬首是瞻。”

    云瑯輕笑一聲道:“了不起啊,看來你們已經做好取代我的準備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128棋牌游戏免费下载 玩pk10有真正赚的人吗 永利网上投注站可靠吗 挂机赚钱开通会员 广东11选5技巧稳定 玩3个骰子赌大小的技巧 幸运飞艇官网开奖走势图 分分彩后三组选包胆 k8彩票官方网址 七乐彩中奖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