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431章 樂往哀來(二)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兩家既訂好了日子,剩下的就要張羅起來。從現下到迎娶不過半月時間,委實太過倉促。幸好因毛遲年歲見長,沈滄病了也不是一日兩日,兩家都有心早日成婚,不管是大定禮,還是嫁妝都是預備妥當。

    等到親友收到兩家本月十六嫁娶的喜帖,兩家已經正式過了禮。

    不止是沈理擔心沈滄熬不住,徐氏也擔心,便請二老爺帶了沈瑞出面,前往太醫使宅走了一遭,并不是要“打蛇棍上”地請太醫使過來診脈,而是求個方子。

    太醫使之前看過沈滄的脈,對于沈滄病勢心中有數。待聽了叔侄來意,老爺子倒是并未端架子,沉吟了片刻,便給寫了個方子。

    沈洲與沈瑞都是讀過醫術的,看了方子就有些猶豫不定。

    太醫使摸著胡子道:“沈大人已經是藥石無效,如今食不下咽、夜不安枕,要是不用非常之法,到底能不能撐過半月之期,老朽說不準……這方子確實是促眠的,能使得沈大人多綿延些時日……”

    沈洲帶了沈瑞鄭重謝過,離了太醫使宅。

    一路上,叔侄兩個都沒有說話。

    雖說用了這方子,確實保險一些,可真的讓沈滄剩下的日子每日用藥促眠?萬一在睡夢中……叔侄兩個都懸著心。

    等回到尚書府,兩人便去見了徐氏。

    徐氏接了方子,怔忪了半響,方點點頭道:“到底麻煩老神醫一回,回頭別忘了補一份重禮過去……”

    沈洲猶豫道:“大嫂,這方子能用么?”

    徐氏道:“正合適。老爺這些日子夜不安枕,一咳就是半宿,用了這方子,也能好生睡覺……”

    沈瑞皺眉道:“可是這藥量也太大了些,會不會對父親身體有損?”

    徐氏苦笑道:“老爺的身體現下藥量小了也不頂用……”

    沈洲還是猶豫,徐氏道:“我會與老爺商議此事,這些日子家里事雖忙,可二叔也不要忘了吏部那邊,早日塵埃落定,老爺也能早日安心……”說到這里,又對沈瑞道:“日子訂的匆忙,內外就要瑞哥多費心,也盯著你三叔些,莫要讓他費了精神……”

    沈洲與沈瑞起身應了,從正房出來。

    徐氏去了內室,坐在炕邊的凳子上,望向炕上躺著的丈夫。

    沈滄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看著妻子坐在跟前,扯了扯嘴角:“方子求來了?”

    徐氏應道:“嗯,是老神醫親自下的方子,是促眠的,老爺這些日子也能少受些罪……”

    之前皇上遣太醫使過來看診的消息,一家上下都都瞞著沈滄,可玉姐兒親事在即,倒是親朋往來少不得提及此事,徐氏便對丈夫講了。沈滄對于自己的身體狀況早就知道,身后事也多交代下去,聽了這個消息并未有多震動。

    沈滄點點頭道:“好,有方子就行……玉姐兒是個懂事孝順的好孩子,我實不愿耽擱了她……”

    沈毛兩家的親事是前幾年就定下的,如今男婚女嫁也是尋常。只是兩家親朋好友都納罕,這也太倉促,剛接到喜帖那邊就下了定,而這迎娶的日子也太近。

    沈家的這邊親友還好,都曉得沈滄在病重,已經居家養病數月,情形似不大好;毛家的親友,少不得背后打聽一番,得知婚事提前的因由,卻是各有說辭。

    不乏有那等小人,見不得旁人好的,背后少不得嚼一番舌頭,說新婦命硬克父的;還有早年想要與毛家結親不成的,就背后笑一回毛澄攀附高門是攀上了,卻是個轉眼要落魄的門戶。

    官場上,“人走茶涼”,就算是尚書府邸又如何,壓根就指望不上。

    除去兩家親友,官場中人,得知兩家倉促定下婚期,冷眼旁觀,等著看尚書府笑話的也不是一個兩個。

    這一看,就看出蹊蹺來。

    誰說狀元出身的沈學士與族人不親近?不過小半月功夫,沈學士去了三次尚書府,沈學士之妻謝氏也去了兩次。

    另有東宮屬官名叫沈瑛的,這些日子也去了兩次尚書府。另有常出入尚人,好像不是旁人,就是沈瑛的同胞兄弟。

    還有大理寺卿楊鎮,這些日子也去了尚書府兩、三遭。聽國子監那邊傳來的消息,楊家在監的次子請了半月“病”假,可跟在沈尚書嗣子屁股后邊那個小胖子活蹦亂跳的,哪里像有病的模樣?

    還有沈家姻親左春坊大學士楊廷和家,這些日子也曾遣子弟上門。

    那些想要“趁火打劫”的人思量過后,就老實下來。

    沈學士背后有謝閣老,他既出面為尚書府撐腰,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得罪的了的?就算謝閣老退下來,還有楊廷和在。東宮屬官,那可是炙手可熱的職位,等到太子登基,就要再進一步,說不得就是未來的閣老尚書,誰會愿意與他結仇?

    沈家這邊上門幫忙的晚輩多,倒是準備得有條不紊,毛家上下卻是忙忙碌碌。

    毛家雖有幾門親友在京,不過不是隔房堂親,就是遠親,平素里上門托個關系,打個秋風還罷,正經用時什么忙也幫不上。幸好毛遲也算翰林院老人,在翰林院里也有幾個交好的同鄉、同年,通家之好,便也打發女眷過來幫襯,這才使得毛太太沒有出了差子去。

    不過讀書人素來清高,加上南邊風俗,向來重嫡輕庶,對于玉姐兒的身份,難免有人腹誹。嗣女又如何?到底是小老婆養的。就算人人都說尚書府夫人是個雍容貴重的品格,可這玉姐兒才到長房幾年,如今到底****沒****出來還是兩說。

    也有心直口快的,少不得在毛太太跟前露出一、二口風出來。

    “是個規矩懂事的,等進了門,伯娘、嬸子們就曉得了……”毛太太帶了幾分矜持點評著。

    對于這門親事,她早先也略有不滿,不過待見過徐氏與玉姐兒后,就剩下歡喜。她不過落第舉人之女,僥幸做了狀元太太,可早年初到京城時也鬧了不少笑話出來。她有自知之明,見到親家太太徐氏的大方從容并不覺得嫉妒,反而滿心艷羨。

    玉姐兒如今有徐氏幾分品格,落落大方,這幾年是當家理事,自有一番氣度,在毛太太看著,就已經比丈夫這些同年、同鄉家的靦腆小姐強出十倍不止。

    外人只看著沈尚書如今垂危,毛太太卻知曉得沈家在南士林的聲望。尚書府人丁雖單薄些,可沈氏一族人丁可繁茂,今年南直隸的解元不就是玉姐兒的族兄弟么?

    娶一個媳婦,與沈氏一族成了姻親,說起來毛家還是占了大便宜。

    唯一遺憾的是,迎娶太倉促,難免少了幾分風光,不過事到如今,也是便宜之舉,總比讓自己兒子等三年要好。

    轉眼,到了十月十五日,正式迎娶前一日,沈三老爺帶了幾個族侄往毛宅送嫁妝。

    毛宅這邊很熱鬧,不少翰林女眷過來,想要見識見識尚書府送女的氣派。毛遲有三個同胞姐姐,都已經出閣,長女隨丈夫在外任上,次女與三女都嫁在京官人家,今日都攜兒帶女回娘家幫忙。

    對于未來弟媳婦的嫁妝,毛家兩位姑奶奶也好奇,倒不是貪財。只是想要通過嫁妝多少,看看未來弟妹是否受娘家重視。

    不管沈家多么體面,一個被親人重視的女兒與一個不重視的女兒,對毛家來說肯定不一樣。

    等到嫁妝送到,不能說十里紅妝,可一百零八抬嫁妝,在京中也是屈指可數,晃花了大家的眼。

    更不要說嫁妝中,京中房宅兩處、鋪面兩間,京外田莊兩座,松江田莊兩處,不說毛遲以后前程如何,只這些陪嫁產業就夠子孫無憂。

    毛太太只覺得臉上光彩,毛家兩位姑奶奶也終于放下心。沈家既重視玉姐兒這個女兒,這般陪嫁女兒,以后待自家小弟這個女婿定也錯不了。

    那些翰林太太都是咂舌不已,不免有人說酸話道:“就算是尚書老爺,這般嫁女也恁招搖,若是清清白白做官,想要攢下這些可不容易,就不怕御史彈劾不成?”

    毛太太挑眉道:“徐夫人可是相府貴女出身,名下嫁妝產業豐厚,沈家三房又只有這一女,叔伯自然也要多陪送的,齊三房之力陪送這些也不稀奇……”

    就算沈尚書走了,沈二老爺卻是玉姐生父,難道以后就不照拂女兒女婿了?雖說現下沈二老爺得了南京國子監的缺,年底就要往南京赴任去了,不過自己老爺說的清楚,等沈二老爺熬完資歷再回京時,還要升一升的。

    還真是讓毛太太說著了,玉姐兒這份嫁妝還真是大家各有添加。

    因毛家只是中等人家,徐氏本不欲招搖,給玉姐準備的是一處宅子、一處鋪子、京城與松江各一處置莊子,剩下的都是做了壓箱銀。不過沈洲添了京中一處宅、京外一處莊子,三老爺給添了一間鋪面,沈瑞見上面有南邊產業,就添了一個松江莊子。

    “家里就玉姐兒一個女孩,婚期已經是倉促了,嫁妝體面也好……”沈滄這樣吩咐道。

    徐氏便也聽了勸,將原本訂好的九十六抬嫁妝增加到一百零八臺……t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配资盘 000977股票 股票分析专家排行榜 每日股票推荐 福州股票配资 2019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期货配资列入刑法了吗 期货配资开户 鑫鑫配资 什么叫平仓价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