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四百一十章 秋來風疾(六)200加更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全文閱讀)

    四更的梆子聲剛傳來,九如居里就已經張燈。

    今日是沈瑞鄉試下場大日子,柳芽、春燕兩個大婢都起來,連帶著芍藥、木棉兩個小婢,還有其他在九如院當值的粗使婆子也都上來獻殷勤。

    柳芽按捺住心下不安,喜色盈腮,道:“二哥,雨住了……”

    春燕也歡喜道:“雖還陰著,不過西邊都能看到星星了……”

    沈瑞一夜未合眼,只覺得屋子里憋悶,聽說外頭雨住,就從屋子里出來。

    外頭依舊是烏黑一片,沈瑞仰起頭,望向寂靜悠遠的夜空,就見西邊零星散落幾顆星星,天色確實有放晴的趨勢。

    他閉上眼睛,重重地吸了一口氣,隨即又吐出來,只覺得胸口濁氣散了不

    遠處傳來腳步聲,隨即越來越近,是周媽媽帶了幾個仆婦過來。

    見沈瑞只穿著中衣在門口站著,周媽媽忙道:“二哥怎這里站著,夜里風硬,仔細吃了冷”

    沈瑞看著仆婦手中的食盒,道:“有勞媽媽……”

    自己一人應試,合家上下不安,即便沒人敢抱怨什么,沈瑞還是示意柳芽給了賞。

    眾仆婦起身謝了,滿口吉祥話。

    柳芽與春燕服侍沈瑞梳洗,周媽媽凈了手,親自擺桌。

    除了幾碟耐饑味道清淡的面點,還有兩罐粥,一份是沈瑞平素里愛吃的雞米紫菜粥,一份卻是看著有些眼熟的豬肉粥。

    眼見沈瑞看這個,周媽媽盛了一碗送上前道:“這是京城這兩年流行的‘狀元及第粥,,二哥嘗嘗看,討個好口彩”

    沈瑞上輩子常在港城那邊住,對于眼前這碗粥自然是吃過;不過在大明朝,還是頭一回。

    對于這“狀元及第粥”的來歷,沈瑞依稀記得些,正與弘治十二年狀元公倫文敘有關。

    根據野史軼聞,這倫文敘是寒門子弟,少年時食不果腹,曾得到一個粥鋪老板的接濟,每日都能得到一碗粥。等到高中狀元,回鄉省親時,倫文敘就去粥鋪做答謝,并且將老店主煮的加了豬肉、豬肝、豬腸粉的粥提為“狀元及第粥”。

    這“狀元及第粥”口彩好,不僅在廣東一地流傳開來,隨著南北官員與商人的往來,也傳到大江南北,這兩年連京城都流行起來。

    沈瑞雖不喜豬肉葷腥氣,可還是接了粥碗,將這碗“狀元及第粥”吃了個于凈。

    周媽媽知曉沈瑞口味兒,本還想著勸兩句,眼見他不挑不揀,用了這碗粥,如斯懂事乖巧,想到老爺的病,忍不住紅了眼圈,強笑道:“好好二哥吃了這粥,定是秋闈高中,獨占鰲頭……”

    沈瑞又吃了一碗南瓜粥,半碟白菜素蒸餃、半碟金銀饅頭,才撂下了筷子

    周媽媽帶了仆婦們下去,柳芽與春燕將衣服鞋襪捧上來。

    按照規定,下場考試只能穿單衣單褲單鞋,不許穿棉衣、夾衣,為的是防夾帶。不過對于穿幾層,卻是沒有規定。

    鞋子是專門制的,用的是厚實棉布,鞋底直接用的是半寸厚的牛筋底兒,襪子則是三雙,一層套一層,省的寒氣從鞋底上來。

    褲子是四層,衣服是四層,都是厚實的棉布料子。

    沈瑞將一層層的衣服都套上,身形略顯臃腫,額頭也出現細細的汗。

    饒是中秋時節,早晚陰冷,這樣的穿戴也太多了。幸好不用一直穿著,等檢查完,進了考場,就可以脫下兩層,留作夜里鋪蓋與加衣。

    待沈瑞穿戴齊整,已經是寅初(凌晨三點)。

    沈瑞去了上房。

    上房里燈火通明,徐氏與沈滄都已經起了,夫妻兩人坐在羅漢榻上說話。玉姐兒也在,就在徐氏下首的錦凳上。

    沈滄并沒有咳,臉色兒依舊帶了紅潤,不過眼下烏青卻是遮不住。

    紅云見沈瑞來了,放了錦墊在地上,玉姐兒早已起身避開,沈瑞對沈滄夫婦行了跪拜大禮:“父親,母親,兒子下場去了……”

    沈滄摸著胡子道:“瑞哥兒辛苦了這幾年,如今也當到了金桂飄香時……

    徐氏則是下了羅漢榻,親自來扶沈瑞:“不求我兒顯達,只求平安去、平安回,勿要讓老爺與我牽掛。”

    “謹遵父親、母親教誨”沈瑞再次叩首,才扶了徐氏的胳膊起身。

    外頭“嗒嗒”的腳步聲起,三老爺與三太太來了。

    “雖不能親眼見瑞哥兒下場,府里這幾步還是要送”三老爺帶了喜氣道:“數日淫雨霏霏,今日終于雨歇,真乃吉兆”

    三太太也道:“徹底住了就好了,天氣轉暖,也省的瑞哥兒在考場遭罪…

    該交代的話昨兒已經都交代,眼見時辰不早,沈滄擺擺手,道:“去吧,貢院外入場人多,早去早下場,也省的排在后頭苦等……”

    “諾。”沈瑞應了,從上房出來。

    除了沈滄留在房間里沒出來,其他四人都送了出來。

    大門口,馬車早已經預備好了。

    除了二管家與幾個健仆之外,長壽與長福也都在。考籃都是早預備好的,一模一樣的兩份,以備不時之需。

    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中,沈瑞上了馬車。眾仆從騎馬相隨,一行人出了胡同口。

    直到看不見人,車馬聲也漸消,三老爺與三太太才扶了徐氏轉身。

    眾人的臉色都很沉重,三老爺道:“大嫂,瑞哥這已經下場,讓大哥告假休養吧。就算每場之間瑞哥兒要家來,也是暮歸朝出,吩咐下人瞞著就是……

    徐氏搖頭道:“你大哥的告病折子已經擬好,要等十五才肯遞上去……”

    就算瞞著沈瑞又如何?旁人才不會理會那么多。這邊嗣父告病,那邊嗣子繼續鄉試,過后可是說不清。

    三老爺握了握拳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道:“只盼瑞哥兒成績好些,讓大哥心里也歡喜……”

    離天亮還有些功夫,三老爺與三太太回東院去,玉姐兒扶著徐氏回了正房

    將到上房時,玉姐兒低聲道:“母親,因三哥之事,二哥心里多有愧疚;如今父親的病瞞著二哥,二哥知曉后定是難安……”

    “這是老爺的決定,我不愿逆了他的心思。”徐氏拍了拍玉姐兒的手,道:“你二哥那里過后我會寬慰,只是苦了你了……”

    雖說長幼有序,可在婚嫁上也不是定要序齒而來。

    做弟弟的少有先與兄長迎娶的,可做妹妹的卻并不一定要等兄長成親才能出嫁。加上沈家情形特殊,兄妹兩個相差不過一歲,可沈瑞卻定了一個年幼未婚妻,要是等到沈瑞迎娶完玉姐兒再出嫁,就要等到三年后。女兒芳華有限,那樣就太晚了。

    毛遲是長子,今年已經十九歲,實不算小,毛家盼著長媳早日進門。前年冬毛遲回南邊應童子試前,兩家就已經議好,不管毛遲能不能參加鄉試,婚期都定在今年,等玉姐及笄后就出嫁。

    玉姐生辰在八月底,還有大半月就及笄。

    毛遲現下還在南邊,今年秋闈也要下場,等到回京,早說也要十月底十一月初。

    不管沈滄是臥病,還是……現下都不是談婚論嫁的時候。

    玉姐兒眼淚已經出來,卻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心疼徐氏。她緊握著徐氏胳膊,哽咽道:“女兒不嫁,以后女兒陪著母親……”

    “傻孩子”徐氏嘆了口氣,道:“快回去歇吧,這些日子玉姐兒也辛苦……”說罷,替玉姐兒擦了眼淚,吩咐紅云親自送玉姐兒回去。

    等徐氏進屋,沈滄已經倚在羅漢榻上,昏昏沉沉睡去。

    昨晚沈滄咳了半晚,一直沒有合眼。

    徐氏心疼丈夫,沒有開口叫他起來,只去內間抱了被子,給沈滄蓋上。

    她躡手躡腳地熄了燈,沒有回內間,而是就坐在丈夫身邊。

    聽著丈夫略顯沉重的呼吸聲,徐氏躁動的心情也漸平復下來。

    少年夫妻,相知相守,此生無悔。結縭四十載,已是得老天垂憐,還有甚么可怨?

    日日在佛前祈禱,徐氏也不會妄想什么“愿舍我命,延君長生”之類自欺欺人的夙愿,一是愿沈瑞榜上有名,舉業有成,讓丈夫得以安心;二是不管丈夫還剩下多少日子,都希望他少遭些罪,平平和和地走……

    黃華坊外,二管家策馬走到沈瑞的馬車外:“二哥,您喚老奴?可是有話吩咐?”

    雖說貢院在黃華坊東南角,離坊北街這里還有不短的距離,不過四面八方的考生與家屬都往貢院趕來,街道里都是各色燈籠與人群。

    “不用先進坊,馬車先避到旁邊停一停。”沈瑞挑開車簾,吩咐道。

    二管家聞言,不由一愣,不解道:“二哥,卯初(凌晨五點)開始進場,現下不去排隊么?”

    “不排,且暫避一旁,給后邊來人讓出道來。”沈瑞道。

    二管家雖疑惑,卻知曉沈瑞是個有主意的,不敢違逆了他的心思,忙吩咐車夫將馬車趕到一旁,將街道讓開。

    天空依舊幽暗,不過西邊方向云層漸薄,星光越來越多,放晴了。

    遠處傳來梆子聲,已經是五更將了。

    眼見沈瑞還不吩咐行路,二管家急了,上前道:“二哥,就要入場了,是不是該趕過去?”

    沈瑞隔著馬車簾道:“上車說話”

    二管家隱隱地覺得不對頭,提了小心上了馬車。

    馬車上,掛著一盞琉璃燈。沈瑞坐在燈下,小臉繃得緊緊的,面沉如水。

    見沈瑞如此神態,二管家心下一顫,忙道:“二哥,這是怎了?”

    沈瑞望向二管家,好一會兒方道:“今科,我不考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上市股票指数 股票分析师工资高吗 比较好的理财方法 股票行情实时查询 海南椰岛股吧 理财平台 交易秀配资 宝牛e配资 中长线炒股技巧 光线传媒股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