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意氣之爭(四)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自打太祖皇帝成立錦衣衛,仕宦人家多有防人偷聽密室。

    王守仁本與沈瑞在內院書房說話,這會兒離了內院,往前院書房去了。

    前院架后,有個六尺見方的茶室。羅漢榻上,擺了茶具,看著與尋常吃茶的地方無異,不過地上鋪著厚厚地毯,四周墻壁也都是帶了添了棉花的夾層,隔音最好。

    沈瑞家前院的書房,也有這樣的“茶室”。

    “可是國有不寧事?”進了茶室,打發下書童出去,王守仁直接問道。

    “金烏西墜,閹豎再興。”沈瑞總結了一下,低聲道。

    王守仁眉頭擰成一團,直直地看著沈瑞。

    沈瑞在心里算著正德登基的時間,弘治十八年,具體月份忘記了,不過就算是十八年年底,距離現下也剩下不到兩年。

    當今是仁善之君,同前面的帝王相比,可謂之勤勉,雖偏重外戚張家,可也只是小瑕。東宮年幼,要是改天換日,宮中只有婦孺,難免重視閹宦。

    沈瑞這八個字,倒是道盡前因后果。

    王守仁雖覺得這“夢蝶”之事太過玄幻,可因相信沈瑞為人,依舊是信了大半。

    “父親與我可是有難?”王守仁想了想,道。

    根據后世記載,劉瑾弄權時,王華父子不僅僅是貶官,劉瑾還曾派人暗殺過王守仁。起因是拒絕劉瑾的拉攏,且出言不遜。

    沈瑞想到這里,便直言道:“權閹要推師公入閣,為師公所拒;拉攏老師,老師斥之,后遇生死劫,險死還生。”

    王守仁點點頭道:“要是到了那日,父親與我確實會如此應對。”

    “老師,委曲求全,以待來日,就當不得君子么?”沈瑞想起毀譽參半、卻支撐了大半朝政的李東陽,道。

    王守仁搖頭道:“瑞哥兒放心,生難死易,為師向來愛惜己身,萬不會為一時之氣殉身。”

    “令尊那邊可有麻煩?”王守仁想到沈滄,道。

    沈瑞搖頭道:“不知。弟子所見,多為宮中影像,亦模模糊糊不真切,外頭卻是不曾見。師公與老師之事,也是在權閹口中聽聞。”

    “那權閹是哪個?”王守仁道。

    “劉瑾,執掌司禮監。”沈瑞道:“閹人中將有八人為禍,世人稱之為‘八虎,,劉瑾乃八虎之首。”

    大明朝因司禮監掌著批紅權,內廷與外朝素來緊密相依。王守仁雖不過六品官,可有個侍郎老子,對于司禮監幾個領頭太監的名字也有耳聞,劉瑾并不在其中。

    王守仁道:“這劉瑾莫非是東宮近侍?”

    沈瑞點頭道:“為東宮大伴,最為東宮信賴。”

    王守仁的眉毛皺得越發緊,劉瑾這個名字,本就容易讓人想起英宗朝的大太監王瑾,這兩人身份又是一樣,難免讓人想到英宗朝幾乎國滅之事。

    可閹人的權柄,都是天子所授,外臣想要遏制,并不是容易事。

    他沒有再說話,只是將沈瑞方才提及的幾件事都聯系起來,想到父親會被推入閣,不由愣住:“哪位閣臣退了?可是劉閣老?”

    三位大學士中,劉健是首輔,年歲最大。新天子登基,想要親政握權,先要移開的就是劉閣老。

    “聽權閹所說,劉謝兩位都告老,只有李相臨朝……”沈瑞道。

    王守仁因父親的緣故,同這三位閣老都見過,且淵源不淺,對這三位閣臣的品行也多有了解。劉謝兩人的確是不能屈的性子,李東陽性子要圓潤的多。

    他之前雖口中說相信弟子,可多多少少也有幾分荒謬之感,想著是不是沈瑞近日因見證生死,看了太多道家的書才產生臆想。

    不過聽了沈瑞這些話,他卻覺得這些朝政時局、天下大勢前后因果,不是臆想就能想出來的。

    他已經信了八分,卻是忍不住又探問道:“接著入朝的是哪位?”

    “焦芳。”沈瑞想了想道∶“此人黨附權閹,抑制南官。”

    對于此事他記得清楚,是因為此人入閣后,再次揭開大明官場官員之中的南北之爭。

    王守仁這回信了十分。

    焦芳,現任禮部右侍郎,天順朝進士,曾為翰林,資歷還在王華之上,有資格入閣。他籍貫河南,年輕時曾有政敵為南人,比較重南北之別。

    王守仁只覺得腦子里亂成一團。

    他雖滿腔忠君愛國之念,可到底已經是而立之年,不再是熱血少年,不會像少年時代那樣,因韃靼禍患邊城,就天真的想要上折到御前,以為棄筆從戎就能創下一番偉業。

    區區一個六品主事,即便曉得風雨將至,可也沒有操控風雨之能。

    王守仁,困惑了。

    沈瑞用托詞將即將而至的時局變化說出,心里還真是松了一口氣。沈滄那里,已經有防范之心,總會保全己身;王華父子這里,要是不提醒一下,沈瑞還真過意不去。

    同這些人精子相比,自己的腦子比不上,還是讓聰明人去發愁的好……

    沈瑞雖忽悠了王守仁一頓,可也將王守仁之前的教訓拮kl在心上。回到家后,他開始練字了。心浮氣躁,寫不下文章的時候,他就開始練大字,而不是逼迫自己非要一日三篇時文下來。

    用了不到半月時間,沈瑞已經調整好自己的學習狀態,與早先無異了。朝廷大事還是交給能擔當的人,他還是要爬自己要攀過的高山。

    王鼎還在叫囂,長壽那里收集的黑資料卻是越來越多。

    自打同“貴親”相聚,王鼎可沒少折騰,不僅在府學里得知猖狂,少不得也有“衣錦還鄉”的一幕,帶了“鄭皇親”身邊仆從去老家毆打親長,到南城書院去耀武揚威。估計是原來壓抑的狠了,如今才盡顯小人猖獗之態。

    臘月里,京城各處婚嫁的人,宴飲也多,這“鄭皇親”出入的門第也越來越高。

    張家兄弟終于忍不住,就所謂“鄭皇親”之事,安排人上了折子,追究鄭旺假冒皇親、招搖撞騙一事。

    皇帝看到折子,并未交由刑部審理,而是命人將涉案人等收監,御前親審

    關系到東宮嫡庶身份,朝野矚目。

    皇帝卻是快刀斬亂麻,不過數日,就解了案子。涉案內侍劉山以于預外事的罪名被處死,鄭旺以“妖言罪”、“冒認皇親罪”被監禁,鄭氏女鄭金蓮則被送入浣衣局。

    此中多有怪異,皇帝雖是仁君,可這判決也太溫和了些。

    內外不少人生疑。

    就連壽哥,也是數日輾轉難眠,望向浣衣局的方向心中有所激蕩。只是少年太子,即便依舊頂著任性肆意的面孔,內里也存了心機,并沒有在人前多露出一點點。

    旁人不曾發覺,身為東宮大伴的劉瑾最是心細,自然看出小主人的忐忑,無人時帶了心疼道:“皇爺太心軟,怕是殿下以后要為難……”

    這般“關愛”之語,壽哥卻覺得刺耳無比。

    他闔了眼,沒有應答,面上卻露出疲憊之態。

    人都是爹生娘養,這天下有幾人會錯認自己的爹娘?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到底是真正的嫡子,還是宮女所出的庶子,連他自己心里也拿不準了。

    周遭都是鬼蜮魍魎。

    劉瑾只當小主人為此事難過,忙低聲道:“殿下放心,浣衣局那邊奴婢有故人在,諸事都便宜。”

    壽哥一下子睜開眼,望向劉瑾。

    劉瑾滿臉慈愛,也正望向壽哥,兩人視線對了個正著。

    “勿要多事,坤寧宮那邊……”壽哥垂下眼簾,悶聲道。

    劉瑾猶豫了一下,道:“是奴婢思量不周全,東宮確實當避嫌疑,不過殿下放心,老娘娘那邊也會護著的。”

    壽哥點點頭,道:“如此。正好。”

    是老娘娘么?安排這這個“鄭皇親”出來,是為了針對張家,還是為了自己?

    壽哥想到各種可能,越想心里越冷。

    他“騰”地一下站起身來,道:“走,去給老娘娘請安。”

    宮里如今有皇后、太后、太皇太后,能被稱之為“老娘娘”的,就是太皇太后周氏了。

    劉瑾低眉順眼地應了,跟著壽哥出了東宮,前往太皇太后的宮殿。

    不想太皇太后宮里,太醫院的太醫幾乎是傾囊而至,皇上與皇后也在,隨即太后也來了。

    太皇太后病了……

    學政衙門門前,王鼎只穿著一身中衣,披頭散發地站在那里。

    就是一刻鐘前,他被以“品行不端、毆打親長”之名,除了功名與學籍。如今,他已經不再是王相公,又是白身百姓。白身百姓尚且能通過科舉之路,出人頭地;他卻因被革除學籍的緣故,已經沒有了再考的資格。

    “怎么會這樣?怎么會這樣?”王鼎如墜夢中,癡癡自語。

    學政衙門門口值班差役,有不知情的,看著他這般狼狽,不由暗生同情,低聲與同事道:“瞧著不似惡人,大人向來愛惜儒生,常念功名不易得,怎么處置的這般不留余地?”

    旁邊那人知曉此案,輕哼道:“不過是一忘恩負義的斯文敗類誰不曉得養恩大于生恩,此子卻是黑心肝,得了功名就行毆親之舉,為了攀附高門,對于幫扶過的老師也斷了師生之義……”

    王鼎也聽了兩人的話,似在夢中醒來,望向四下里,吼道:“是誰在害我?是誰在害我?到底是王家的,還是田家的,你們出來呀?出來”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nba篮球多少钱一 免费下载微乐麻将 加拿大3.5分彩号码统计 麻将小游戏单机版 最新股票指数 麻将胡牌公式图解 上证指数怎么买卖 快乐12 体育足球竞彩网 茅台股票分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