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一卷曾見何人再少年 第三百七十八章 意氣之爭(三)

第一卷曾見何人再少年 第三百七十八章 意氣之爭(三)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侍郎府,東跨院,北屋。

    何氏放心手中針線,揉了揉手腕道:“大爺還在書房說話?”

    旁邊媽媽道:“正要與奶奶回話,方才墜兒過去奉茶,大爺正發作沈家二少爺,罵了兩刻鐘了,如今還訓丨斥著,奶奶要不要去解圍?”

    何氏面帶猶豫,終是搖搖頭道:“大爺是老師,瑞哥兒是他弟子,老師教導弟子天經地義,哪里輪得著婦人多嘴?”

    那媽媽遲疑道:“要是訓丨得狠了,姨太太那邊……到底也是奶奶表弟……

    何氏道:“大爺不會平白無故發做人,定是瑞哥兒有錯處,即便言詞鋒利些也是為了瑞哥兒好……”

    媽媽這才閉了嘴。

    東廂房里,沈瑞滿臉漲紅,耷拉著腦袋,無地自容。

    王守仁滿臉怒氣,手中拿著沈瑞新做的幾篇時文,甩得嘩嘩作響:“滿篇匠氣,不知所謂上個月你雖略有不足,可到底有幾分用功在里頭,這個月卻是成了敷衍應付。你在敷衍哪個?”

    “老師……”沈瑞喃喃,不知如何辯解。

    王守仁并沒有冤枉他,他這個月腦子如漿糊,即便后半月將讀書撿起來,在做文時也腦袋空空。

    沈玨之殤,三老爺之病,使得他心里對于科舉也生出幾分迷茫。

    他之前一鼓作氣,不過是將科舉之路當任務去做,如今前路不清,讀書作文時就帶了懈怠。

    王守仁一臉“恨鐵不成鋼”,撂下手中時文,道:“看你素日穩重老成,怎么如今還鉆了牛角尖?生老病死,都是常事,你這樣心灰作甚?”

    沈瑞聞言,不由一顫。

    他是心灰么?

    他以為自己只是迷茫了,對于做個太平士紳與在仕途之路上艱難前行之間產生了困惑。他并不是權利欲旺盛之人,否則上輩子也不會從教職做個平常人

    他知曉自己的分量,一步一個腳印熬上進士,都是運氣的事,在朝政時局上呼風喚雨更是想也不要想。即便與未來天子結下些許情分,真到了君臣有別時,作用也是有限。

    這般辛苦讀書,到底值不值?

    要知曉大明朝京城難做,地方的太平士紳可是容易做。有多少成績就有多少壓力,不去惦記功成名就,便也沒有壓力。

    沈瑞心里糾結,抬頭道:“老師本是個最灑脫不過的性情,為何甘心為仕途所束?”

    王守仁已經原級起復,只是由刑部主事變為兵部主事。按照吏戶禮兵刑工的六部排名,王守仁還算小小地夸了半步。不過以他侍郎之子、二甲進士的身份,連吏戶禮三部都沒有進去,可見閣臣對王家父子的防范。

    王守仁滿臉正色道:“男兒在世,頂天立地,自要有忠義之心、存報國之念,要不然即便滿腹經綸亦不過一堆腐肉爾”

    王守仁說的擲地有聲,沈瑞想到他半生坎坷,不知為何想起“天與之降大任于人”那句老話。難道所有的磨難,都為了鑄就個千古流芳的“陽明子”?

    要是真的由自己取巧成功,提醒著王家父子規避了政治風險,那王守仁還能成為歷史上那個文治武功的王守仁么?

    自己拜師時,本存了利用之心,實際以自己的半點才學,實擔不得這“王門首徒”之名。

    見沈瑞緘默不語、隱含憂慮,王守仁疑惑道:“瑞哥兒,你與為師說句實話,你到底在焦心什么?小小年紀,一年之中讓你見了兩遭喪事,你一時走不出傷心也不算什么,只是不該如何消沉……”

    眼見王守仁滿臉關切,沈瑞不由心中一暖。

    自來到大明朝,他都是孤寂的。

    少年沈玨的聒噪,打破了他的冷清孤寂。沈玨全心依賴他,他又未嘗不是依賴沈玨呢?

    等到沈玨之殤,他便覺得自己離這世界又遠了一層。就算名義上父母沈滄、徐氏,也不能撫平他的孤寂。

    眼看就是弘治十七年,新舊交替就在這兩年,等到權閹肆意時到底如何應對,沈瑞心下還拿不定主意。

    只要沈滄在世,沈家就避不開紛爭;還有王家父子,到了跌落塵泥時,沈瑞這個徒弟徒孫哪里能于看著?

    現下大明朝已經是紙糊燈籠,太平盛世的表象一捅就破。北有蒙古人虎視眈眈,南邊苗亂不斷,中原腹地打著彌勒教、白蓮教造反的百姓接二連三。

    就算知曉劉瑾是秋后螞蚱,蹦跶不了幾年,可隨后的正德十幾年,自己真的能順利取士、做個太平文官么?

    沈瑞想要改變,可覺得無心為力;想要維持現狀,又知狂風暴雨不可避。

    想著王守仁不僅精通儒學,對于釋道兩教也多有涉獵,沈瑞試探地問道:“老師如何看‘莊公夢蝶,?”

    王守仁眨眨眼,一時沒反應過來。

    沈瑞一本正經,并無說笑之意。

    王守仁心中只覺怪異:“瑞哥兒這是悟道了?”

    沈瑞除了儒學,對道家也有多有涉獵之事王守仁是知曉的,畢竟沈家士子的五經學的是《周易》,要是對道家一竅不通,也學不進去。

    沈瑞搖頭道:“不是悟道,是有化蝶之夢。”

    沈瑞說著話,眼睛卻望著王守仁,留心他的反應。

    作為五百年后來的現代人,沈瑞的防人之心更重。就算是沈滄,名義上的至親長輩,沈瑞也不過是以猜測地口氣論起未來朝局,可對以后開宗立派的王守仁卻想要多說兩句。

    實在是在感情深厚上,王守仁這里要比沈滄那里還厚一層。

    王守仁收起詫異之色,面色轉為鄭重。

    收徒六年,前后相處的日子不多,他卻是知曉自己這個學生是個心里有成算的。

    沈瑞并不是妄言之言,也不會無緣無故就提及“莊公夢蝶”。

    “瑞哥兒是夢做了蝴蝶?看到了未來不好的事,且又與為師相關?”王守仁蹙眉道。

    要是單純地“莊公夢蝶”,也不會使得他小小年紀,就生憂心。

    這下詫異的是沈瑞了。

    他不由思量自己是不是七情上面,才讓王守仁一眼看透。

    王守仁見了弟子的反應,卻帶了幾分得意道:“我年少時曾有段日子追求道家的逍遙自在,卻始終不得緣法,沒想到瑞哥兒還與道門有淵源,可謂青出于藍……我記得當年在東林禪院,你也曾聽禪,不愧為我的首徒,儒學上雖不顯,釋道兩門說不得另有所成”

    見了王守仁這般反應,沈瑞哭笑不得。

    竟有這樣做老師的,就算是兼收并蓄,也要分了主次輕重,難道不是該訓斥自己不務正業?就不怕自己真的去做了道士或和尚去?

    “老師,弟子并非說笑”沈瑞道。

    王守仁點點頭道:“為師知曉,你素來穩重,不會行說笑之事。只是個人有個人的緣法,為師在這上指點不了你什么,還需瑞哥兒自悟。”

    “那老師就不好奇弟子夢中之事?”沈瑞見他堵自己的話,不解道。

    “雖好奇,也只是好奇罷了。你既有幸窺得一二天機,卻也要記得‘天機不可泄露,,萬不可述之與口,以防傷了壽福。”王守仁正色道。

    王守仁遇到沈瑞時,沈瑞不過九歲童子,母喪父棄,身世堪憐。王守仁待這個弟子,也是當成子侄般待的。即便如今有了親生骨肉,沈瑞這個大弟子也依舊跟家人骨肉一般。

    他相信沈瑞不會信口雌黃在自己面上扯謊,可這世上之事多是禍福相依。他雖對自己未來的境遇好奇,可也不愿意因此損了沈瑞的氣運壽數。

    這一片至誠關愛,沈瑞如何體會不到?

    沈瑞只覺得眼眶發熱:“老師方才還教導弟子‘男兒在世,頂天立地,自要有忠義之心、存報國之念,,難道關乎于朝局安穩、百姓安樂這樣的大事,老師也因憐惜弟子的一己私心,就不過問么?”

    王守仁啞然。

    好一會兒,王守仁方沉聲道:“為師雖存建功立業、保國衛民之心,可若是要就此犧牲我的弟子,為師寧愿做個無大義的聾子”

    “老師”

    都說男兒膝下有黃金,更不要說來自后世的沈瑞,更不習慣跪拜之禮。

    可眼前,對著這般呵護自己的王守仁,沈瑞卻是不由自主地跪了下去。

    同老師相比,他生的是小人之心。就在方才,他試探之前還在猶豫著會不會因多言被當成怪物,影響到自己安危。沒想到即便是一心為公的王守仁,對著他也是全心呵護,寧愿做自私之人,也沒有為公道大義來傷害他。

    直到此時,沈瑞才真正將眼前青年視為師長,不再是后是神壇上的儒圣,不再是大明朝有著狀元之才的狂生。

    因沈玨之殤生出的各種負面情緒,在老師的關愛下,也都煙消云散。

    “老師,隔墻有耳,還請入密室”沈瑞抬起頭,望向王守仁。

    王守仁皺眉道:“勿要執拗且聽為師吩咐”

    沈瑞道:“老師,這世間萬事萬物都有存在的道理,弟子夢蝶亦然。若非天地自泄天機,弟子又怎有夢蝶之遇?老師有報國之心,弟子亦也愛國之念,還請老師成全”

    王守仁還在猶豫。

    沈瑞已經俯身,叩首在地。

    王守仁沉默了足有一盞茶的功夫,彎腰扶起了沈瑞,抬頭望了望頭上,道:“若是上天有所懲處,為師愿與你一道承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同花顺炒股软件怎么样 股票卖出的价格可以自己定吗今日股票行情实时查询五元买中石油股票 期货配资玩法 帮帮策略 方正科技股票 特发信息东方财富 大智慧股票软件 私募基金配资合法吗 环球配资 际银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