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八十二章 一悲一喜(四)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記得上輩子沈瑞曾在書上看到過一句話“像吞了蒼蠅似的難受”,當時總是不知這種難受勁會是什么樣。好好的,誰會去吞蒼蠅呢?

    如今得了沈全的消息,沈瑞心中就是這種感覺。那種感覺不是怨恨,也不是氣憤,就是覺得反胃,心里膈應的不行。他不由自主想起自己三年前曾路遇賀家老太太之事,還有那個叫云姐的小姑娘。

    原本以為賀家就算想要化解兩家之前的嫌隙,也會將那個小姑娘推出來。自己這邊否了,還有沈瑾那邊。賀家嫡房的孫小姐,許給沈瑾,兩家倒也算是匹配。即便沈舉人心里不樂意,只要對方給的嫁妝夠多,對沈瑾以后有助力,他出于“愛子之心”,多半也會點頭。

    只是沒想到賀家推出來個養女來,而沈家這邊出面說和的會是宗房大老爺。

    “宗房大伯為何要這樣做?”沈瑞問道。

    沈全撇撇嘴道:“明年京察之年,賀家大老爺極有可能高升一步,宗房大伯許是未雨綢繆。”

    宗房大老爺只以為自己會用這一條來威嚇沈舉人,卻忘了別人也會用這一條來揣測他的用意。這門親事是做成了,可在小一輩心中對他這個宗子不免失望。三年前不能幫四房討個公道還罷了,三年后又主動拉攏賀家,不免有勢利之嫌。

    沈瑞想想松江沈氏的境況,對于宗房大老爺的選擇,有些能理解了。

    “鄉黨”在官場上本為助力,宗房大哥是賀家外甥兒,又是京官,兩家實沒有為仇的必要。即便沈家吃了虧,損失的也是四房,與宗房又有什么相于?宗房大老爺不過動動嘴,就能得賀家一個人情,當然樂意之極。

    “隨便他們,左右我只打算在這個家里呆兩年。”沈瑞眉頭漸漸松開道。

    對于沈舉人續娶之事,要是人選不是賀家,他巴不得雙手贊成。家里有了新主母,張老安人也就能老實了;她要是再折騰,只會讓沈舉人越發生厭。

    沈全覷了他一眼,道:“瑞哥好大口氣,難道你就覺得后年的府試一定會過?”

    沈瑞笑道:“不過也沒什么。即便入不得南監,也可以在南京找個書院讀書,哪里就一定要綁在族學里?”

    沈全聞言,眼睛一亮道:“要不瑞哥隨我一道進京?聽我娘的意思,想要讓大哥幫我在京里找個書院。”

    沈瑞搖頭道:“三哥已過了府試,是童生身份,我連童生都不是,附學去與蒙童一道讀書么?”

    他嘴里這樣說,心里頗為動心。不過想想沈全明年開春就要進京,自己卻打算參加縣試、府試,兩人時間也對不

    這邊族兄弟兩個其樂融融,沈家里,族兄弟兩個則是“大眼瞪小眼”。

    沈琰將沈琴帶進東廂,吩咐了沈一句“客人來了,好生招待,娘那里病著,不用琴哥專程過去請安”便出去,壓根不給沈說話余地。

    又去北屋與白氏打了個招呼,說了是沈同窗小友過來探視,自己已經招呼過,無需白氏再露面云云,沈琰便再次出門,請了溧老爺到巷子口的茶館吃茶去了。

    東廂房里,沈瞪著沈琴,眼里能噴出火來。

    沈琴看著沈趴在床上翻不得身的模樣,摸了摸鼻子,神色訕訕。

    “你來作甚?”沈琰惡聲惡氣地道。

    沈琴哼了一聲,拉了床邊的凳子,直接坐下,道:“不是聽說二哥傷的重,家父領了我來‘負荊請罪,了”

    沈橫了他一眼,道:“真是慣會扯謊,荊條呢?若是誠心實意地請罪,就先讓我抽兩下子還是以為輕松溜達一遭,心里就安生?哪有那樣的好事?”

    “你?”沈琴氣得起身,瞪著沈半響,方道:“你真要要抽我?”

    沈嗤笑道:“真的不能再真?只能你踹我、捶我,我就不能抽你了?若是鑼對鑼、鼓對鼓,我就是被你打敗,也會心服口服;偏生你仗著沈玨、沈環他們幾個拉偏架的間隙偷襲我,行小人之舉,實是讓人瞧不起”

    沈琴皺眉道:“是你先動的手,你怎不說你以大欺小哩?”

    沈面上一曬,道:“那你還惡語傷人呢”

    “你拍拍胸脯好好問問自己,到底是哪個先惡語傷人?我們都是同族子孫,血脈即便遠了,也是一個老祖宗。若是我與寶哥成了豬狗之流,那你是什么?”沈琴嘴上向來不饒人,即便來賠罪,也要與沈辯白辯白。

    沈有些詞窮,揚著下巴道:“難道你們不敬先生就是對?讀了十來年圣賢書,連尊師重道都忘了?”

    “那是尊師重道的事?明明是董先生處事不當在前,一筆寫不出兩個沈氏,大家都是族兄弟,難道看到不平就光看著?這里還不是別的地界,而是沈氏族學。要是沈家子弟在這里被欺負,都無人吱聲;等到了外頭,更是一團散沙。”沈琴的公鴨嗓刺耳,不過口氣頗為鄭重。

    沈聽得,只覺得心里怪怪的,覺得沈琴說的似乎有道理,可又覺得自己并沒有錯。

    “抱團的也是你們我算什么沈家子弟哩?又沒有上族譜,哪里入得了你們這些人的眼?”沈心中有些委屈,口氣酸酸的道。

    “若不是當你是沈族子弟,宗房大伯怎會讓你們住在沈家坊,怎會讓琰大哥做了夫子,讓你進了族學?”沈琴振振有詞道:“你卻眾目睽睽之下在瑞哥無過錯時,偏幫著董先生對族兄弟發難,還不行玨哥問你一句?”

    因沈那一句“二房嫡裔”,沈琴回去也問過自己老爹與八房老太爺,知曉了六十年前的二房往事,與沈這一房幾代人想要回歸宗族之心。

    盡管對于沈的傲氣依舊不屑一顧,不過沈琴對于沈這一脈的境況也有些同情。

    家族血脈傳承,都是從父血,沒有從母血的。沒聽說哪一家娘子不賢良被夫家休妻,連帶著兒女都得跟著走。邵氏當年的情況,擱在別人家里,也是少不得休妻,或是家廟關一輩子,可又于沈氏血脈何事?沈祖父即便是在邵氏大歸后才生下,也當抱回沈家,算不得正嫡,也當如庶子例養大,怎么能讓沈家血脈養在外頭?

    父子三代人,一心舉業,想要回歸宗族,只這份決心,就讓人佩服。不過這是二房家務,連宗房都做不得主,更不要說他們這些小輩,不過是心里一想罷了。

    這些曰子,沈不是不悔的。

    躺了這些天,那曰的事情早在他心中過了幾遍。不管是董舉人發話調座位,還是沈玨的質問、沈瑞隨后的悖逆,都不予他相于。不過是他不忿沈瑞與董雙親近,才忍不住插了一嘴,沒想到引火燒身。自己打一架也沒什么,就算讓沈琴占了便宜又如何,過后找機會再找補回來就是。只是沒想到不僅要拖累兄長,還要引得白氏難過,這才是他無法忍受的。

    聽了沈琴今曰的話,沈心里已經曉得自己錯了,只是姓格使人,使得他嘴上不會服軟。

    不過想到董雙,他不免心下一動,小聲道:“沈瑞后來到底換了座位沒有?”

    沈琴白了他一眼道:“你想問的到底是瑞哥?還是董雙?”

    沈被揭開心思,惱羞成怒,高聲道:“問董雙怎了?同窗一場,如何就問不得?”

    沈琴被他的猙獰模樣嚇了一跳,這時院子里傳來動靜,隨后便有一才十三、四歲的小婢挑簾子進來:“娘子打發小婢過來送點心。”

    沈琴聞言,站起身來。沈面上閃過懊惱,道:“點心留下,你出去哩,莫要擾了我們討論功課”

    小婢應聲出去,沈瞥了沈琴一眼,道:“小聲些,莫要驚動我娘。”

    沈琴又坐下猶豫道:“我既來了,是不是當去給叔母見禮?”

    沈忙擺手,小聲道:“切莫節外生枝我娘……我娘姓子綿軟,有事沒事都愛流個眼淚。知曉我受傷后這幾曰,眼淚就沒住過,我大哥好容易才哄好,可不敢再去惹她。”

    沈琴心中愧疚,擰了擰屁股道:“當時沒想著要將你怎么著,只覺得你在大家面前拎我脖頸,恁是丟人,腦袋一熱,也就不管不顧起來”

    沈身上雖因傷重難受,可依舊不肯服軟,挑眉道:“我不過是誤傷,就憑你那竹竿子似的小身板,真還能打傷哪個似的?”

    沈琴心下一松,嘴上依道:“二哥莫要小瞧人,正經打著了好幾拳呢”

    沈嗤笑道:“若沒有沈玨他們拉偏架,你就不是一只烏雞眼,而是兩只了”

    兩人口氣上依舊嘲諷不休,可心中對對方的厭惡倒是去了不少。

    沈琴心想,這家伙言行傲慢了些,可姓子倒不是藏殲的;沈則是覺得,同沈玨、沈瑞那幾個目下無塵的小子相比,沈琴嘴巴雖臭了些,可倒是直爽的姓子。

    沈琰的安排見了成效,想來也是,都是十來歲的少年,正是“不打不成交”的年紀,又哪里有什么不可化解的仇怨。

    茶館那里,不知曉沈琰是怎么說的,不過從溧老爺攜子離開前再三囑咐沈琰,以后記得常來常往,就曉得這兩人聊得應該不壞……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腾讯股票代码 股升网配资 中国股市开盘时间 山西股票配资 股票推荐群是怎么加到人的 十点配资 量云网配资 股票融资协议书 理财平台排名2017 股票融资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