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二十一章 前塵影事(六)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老爺回來了……”女子的嬌聲。

    沈理聽著這聲音不像,探出頭去,便見沈老爺倚在一個女子身上。素白燈籠下,將那女子照了個現行,即便那女子身上穿著素白,頭上也沒有上頭,婢子裝扮,可腰肢纏得極細,胸慫臀豐,即便看不見面容,只這身段,便勾人心火,嬌艷欲滴。

    不知沈舉人做了什么,引得那艷婢嬌嗔道:“老爺不要……”

    嘴里說著不要,這婢子卻越發黏在沈舉人身上,兩人貼肩并股,恨不得并做一人,進了東廂房。

    東廂點著燈,兩人進去后,連燈也顧不得吹,就膠連在一處,影子清楚地映照在紙窗上。兩人并作一人,用的好力氣,瞧著沈舉人的身影,手腳并用,揉乳摸臀,又貼了面成了個呂字。

    沈理站在院門口,神色鐵青一片,顯然已經是怒極。沈瑞站在沈理身邊,看著紙窗上那男女臠合的身影,也是瞠目結舌。

    沈舉人這是在發泄壓力?

    根據本主的印象,沈舉人可自詡為仁人君子,并不是好色輕浮之人。除了一妻一妾,并未有其他侍婢通房,為這個緣故,還使得老安人對孫氏多有詆毀。而沈舉人自己,則成為族人眼中的方正之人。

    如今可是在孫氏喪中,又是出殯前一夜,沈舉人這般孟浪。瞧著這狗男女之間的氣氛,又不像是頭一回殲合。

    想到這里,沈瑞看了沈理一眼。沈理怒是怒,卻并沒有意外之色。之前沈理尾綴沈舉人的不君子之舉,似乎也說的過去。定是沈理聽到過不好的風聲,今晚不過是親眼證實而已。

    “不堪為父!”沈理咬牙咒罵一句,轉過身來,望向沈瑞。

    沈瑞只能耷拉下腦袋,做郁郁狀。這沈舉人也是奇葩,做了幾十年君子,剛死了老婆就開始走樣。

    等到沈理再開口時,兩人已經離了書齋,去了沈瑞暫居客院。

    吃了兩盞溫茶,沈理的神色才略微回暖,看著沈瑞欲言又止。沈瑞見狀,便對方才奉茶的冬喜擺擺手,屋子里只剩下兄弟二人。

    “我早聽到些風聲,可卻不敢信,只想著源大叔向來端正守禮,這其中說不定有小人詆毀,不想卻是真的。紅袖添香雖只是風流韻事,可現下是嬸娘熱孝中,源大叔此舉,致夫妻情分、父子情分于何地!”說到這里,沈理不由咬牙切齒:“如此薄情之人,豈會有憐子之心!”

    沈瑞聞言,只有默默。

    對于沈舉人的行為,沈瑞雖看不上,可也不難猜測其心所想。莫非是孫氏太過優秀,使得沈舉人自慚形愧,端著架子做君子。如今沒有賢妻比著,這敦敦君子端不住了。

    孫氏以商賈出身、外鄉之女的身份,在書香望族的沈家一門如魚得水,人人稱贊,娶到這樣的妻子,是沈舉人的幸運,也是沈舉人的不幸。壓力大的何止是張老安人,還有沈舉人自己。

    只是明白雖明白,沈瑞也無法體諒沈舉人此舉。就如沈理所說,不管有什么理由,沈舉人在發妻熱孝中便納寵宣銀,確實是傷了夫妻情分、父子情分。

    只是父父子子,這些話沈理說的,沈瑞說不得。

    沈理也想到此處,嘆了口氣,摸了摸沈瑞的頭,道:“你是好孩子,六哥絕不會讓你委屈了去。原本顧著你們父子情分,有些事本不打算擺在明面上說。如今瞧著源大叔是個冷心的,要是不攤開說,受委屈的只有你。別說是六哥舍不得,就是嬸娘在地下也難闔眼。如今嬸娘剛過身一月,源大叔就如此,以后哪里還敢盼著他顧及父子情分?只是事情攤開后,少不得傷了你們父子情分。六哥瞧出來,你是個有成算的孩子,并非不知世事頑童。間不疏親,到底當如何,你自己心里也拿個主意。”

    沈瑞沉默半響,抬頭道:“不管老爺是否有愛子之心,這個家里能做主的長輩卻是老安人。弟不愿再受凍餓之苦,還請六哥護我。”

    沈理聞言一怔,道:“你不怨鄭氏與沈瑾?”

    沒有問出口的話,則是你怨恨祖母與生父。

    沈瑞并未直接作答,而是道:“雖不知小弟因何故引得親長厭憎,生養之恩在,有所恩賜,本當領受。只是圣人有教導‘小棒走,大棒受’,總不好逆了孝道。”

    沈理不免多打量沈瑞神色兩眼,見他神態平和,并無怨憤之意,甚是欣慰道:“正當如是,不管境遇如何,立世當身正心正,方為君子之道。”

    沈瑞抿了抿嘴角,只做靦腆。

    沈理猶豫了一下,道:“二弟,財帛動人心,嬸娘留下的嫁妝理當屬于你,可若是長輩們真因私心侵占了這份嫁妝,你當如何?”

    聽了這話,沈瑞面上不顯,心中卻詫異不已。孫氏的嫁妝,不是已經捐的么?沈理在外頭既調查四房的事,也當曉得得些眉目,怎么提起長輩侵占的話?

    瞧著沈舉人之前舉動,確實私心昭顯;張老安人也不是通情達理的姓子,要說這兩人趁著沈瑞年幼,侵占孫氏嫁妝,并不算稀奇。稀奇的是,孫氏捐嫁妝之舉,既能得到朝廷旌表,又上了族譜,肯定是真的。那沈理口中親長侵占嫁妝之事,就不成立。

    可是沈理皺眉沉思,為的是那般?

    盡管心中疑惑,可沈瑞面上絲毫不顯,格外大方坦蕩道:“好女不穿嫁時衣,好男不吃分家飯,弟手腳俱全,現下雖小,不能賺了銀米。待小弟長大,總會自己養活得了自己。”

    沈理不由動容,道:“你要曉得,嬸娘留下的本是萬貫家財,你就是萬事不做,也可以錦衣玉食一輩子。平白被人侵占了去、分薄了去,你就舍得?”

    沈瑞眼睛眨了眨,自己這是大方過頭,讓沈理以為自己是不知柴米油鹽的孩子。

    他慢慢沉下臉,露出幾分與年紀不相符的沉穩來:“怎么會舍得?既是娘親留下的,里面都是娘親的拳拳愛子之心。只是錢帛都是身外物,總不能為了舍不得,就與親長反目為仇。若是舍了錢財,能換了家人和樂,亦是大善。”

    要是孫氏嫁妝真在張老安人與沈舉人手中,那當然“反目成仇”也要想法設法地奪回來。可沈瑞既曉得已經不在,還在口頭上好強做甚。不過對于張老安人與沈舉人難看的吃相,他也點出一二。以后那兩位再鬧出什么幺蛾子,也可以推到謀財上去。

    可聽在沈理耳中,只覺得心酸不已,潸然淚下:“二弟倒是承了嬸娘的姓子,厚道寬和,只是這世上總還有公道可言,六哥斷不會讓你白受了委屈去!”

    沈瑞聽著,越發糊涂,可又不好相問,只用依賴感激地目光看著沈理,道:“幸好還有六哥在。”

    兄弟兩個出來好一會兒,不好多耽擱,便相伴著轉回靈堂。

    靈堂上的沈家子侄本昏昏欲睡,瞧見沈理過來,眼睛不由放亮,都忍不住湊過去,想要趁機親近一二。沈理卻是滿腹心事,沒有心思應付大家,一句“勿要擾了嬸娘清靜”,將眾人都打發了去。

    沈瑾眼中雖也有渴望,可并沒有湊上前。沈全則是掩不住好奇,湊到沈瑞身邊,滿臉八卦,低聲附耳道:“瑞哥兒同六族兄方做甚去哩?”

    沈瑞瞥了他一眼:“明曰事繁,六族兄囑咐了我幾句。”說罷,便閉目養神。

    今曰忙了一天一晚上,沈瑞已是身心俱疲。況且他曉得,明天還有一場大戲,不管是孫氏捐嫁資的事情爆出來,還是張老安人與沈舉人侵占孫氏嫁妝之事現行跡,沈瑞身為當事人,都是世人關注焦點。

    不過借著年紀尚小的年紀,不管那幾位如何折騰,責任都牽扯不到他身上。要是孫氏剛去世,就爆出捐嫁妝之事,說不定還會有人當孫瑞是不肖子孫,引得生母都不存指望;可孫瑞守靈將一月,在沈家族人面前做足了孝子之姿。若是有人心存詆毀,也要看沈理能不能容。

    況且,又有沈舉人讓庶長子占孝子位在先,就算有人多想,也要想著孫氏是不是被丈夫灰了心,不愿意便宜庶子才如此行事。

    如此一來,明曰爆出來的不拘是前者,還是后者,在世人眼中,當憐惜的都是他這個孫氏親子。不管事情如何,他只需露出茫然之態,就足以引得族人同情憐惜。至于過后張老安人與沈舉人再行不慈之舉,也要看有沒有那個機會。

    沈瑞心里踏實,倦意襲來,下巴也耷拉下來。沈全見沈瑞這般模樣,并沒有離開,而是在挨著沈瑞坐了,將他的腦袋挨在自己肩上,小聲道:“倚著些,莫跌哩。”

    沈瑞迷迷糊糊地“嗯”了一聲,打了個哈欠,便昏昏沉沉地睡了過去。

    沈全被傳染似的,也打了個哈欠,卻因承著沈瑞的重量,并不敢睡,使勁揉了揉眼睛,四下里張望,轉移困意。不想,正與沈理的目光碰個正著。

    沈全先是一怔,隨即見沈理沖自己點了點頭,慌得差點站起身來。此時,沈理的目光已經從沈全身上移開,落到沈瑞身上,面上隱有憂慮。沈全抓了抓后腦勺,心里多了幾分酸溜溜的。一時想著,要是自己是沈瑞就好了,得狀元族兄這般看重;一時又想著沈瑞失母,處境委實堪憐,怨不得自家娘親與狀元族兄都放心不下。

    沈瑾在旁,瞧著這幾人互動,心里也說不出是何滋味。

    對于嫡出弟弟,他從無壞心,可是在狀元族兄面前也挺不直腰身。即便沒有做賊,也添了心虛。沈舉人之前行事固有不對,可歸根結底還是因他的緣故,除了無奈,他哪里又能說自己無辜。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长牛策略 今日甘肃快三 江苏11选5任七遗 南宁期货配资公司 免费版四人单机麻将 快乐飞艇注册网站 基金配资是什么意思 查询3d开奖结果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 快三开奖结果河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