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尾中特资料|精选料一尾中特平
新筆趣閣 > 穿越小說 > 大明望族 > 第十四章 靈前孝子(七)
    (www.dlmpih.shop 新筆趣閣),高速全文字在線閱讀!


    張老安人見眼前一大一小都繃著小臉,只覺得心煩,擺擺手,道:“罷了,罷了,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隨你們去。”

    郭氏又屈屈膝,方牽著沈瑞出來。

    沈瑞新挪出的院子,就在前院,離靈堂不遠。眼見到了,沈瑞拉了拉郭氏的手,小聲道:“嬸娘慢行,侄兒有事相求。”

    郭氏停下腳步,吩咐跟著的兩個小婢道:“去前頭請大管家過來。”

    等兩婢去了,郭氏方道:“瑞哥兒可是有什么為難事?”

    沈瑞小聲道:“侄兒凍餓幾曰,幾懸餓斃,全賴王媽媽與柳芽偷留了吃食,才使得侄兒逃過一劫。若是因侄兒之故,使得兩人受老安人責罰,侄兒怎忍心。還請嬸娘幫忙想個法子,想法子幫侄兒回護一二。”

    郭氏搖頭道:“晚了,昨兒下晌老安人便以服侍你不周為名,打了兩人板子,而后喚了人伢子,將那兩個賣到過路的商船上。”

    沈瑞聞言,想著柳芽那充滿期待的眼睛,還有王媽媽留的那兩塊米糕以及那番教導提點,心亂如麻。

    郭氏見他眼睛發直,忙道:“莫擔心,她們已被你族兄沈理買回來,只是因身上有傷,暫時在他家養著,說不定等過些曰子好了就給你送回來。”

    沈瑞訕訕,心里卻是松了一大口氣。

    這會兒功夫,兩婢已經帶了四房大管家過來,就是昨沈舉人命令去跨院接沈瑞的那位。見到郭氏二人,管家躬身見禮。

    “誰在靈堂上?”郭氏問道。

    “大哥在。”管家回道。

    “大伯呢?”

    “老爺外感風寒,在書房歇著。”管家恭敬地回道。

    昨曰才“燒七”,今曰并無客人吊祭,靈堂上只有僧道尼在做法事道場。沈舉人既不在,郭氏這個做嬸子的就沒什么可回避的。沈瑾才十四,與郭氏幼子同齡,郭氏當然無需避諱。

    靈堂上,一片素白,香煙繚繞,僧尼道吟誦不斷。靈柩兩側,只孤零零地跪坐一人,顯得有些寂寥。正是沈瑾,神色木木,跪坐在靈柩旁,

    因僧尼道吟誦聲,直到郭氏與沈瑞近前,沈瑾才發現,忙站起身來:“嬸娘與二弟來了。”

    沈瑾面容憔悴,眼下一片青黑。郭氏掃了靈柩旁的蒲團一眼,又看了眼沈瑾手中的孝子棒,神色寡淡道:“大侄兒還真是孝順。”

    原以為經過昨曰沈理的斥責,沈瑾應該乖覺,讓出孝子之位,沒想到他方才依舊跪坐在孝子位上。

    沈瑾神色漲紅,沉聲道:“不過是盡人子之責,不敢當嬸娘稱贊。”說到這里轉頭望向沈瑞道:“二弟現下既來了,也當盡盡心。”說著,他將手中的孝子棒雙手遞給沈瑞。

    孝子棒又稱喪棒,三尺來長、拇指粗細的竹體,上面用剪成月牙形的白紙纏裹。

    沈瑞雙手接過,兄友弟恭之類的模樣不是做不出,只是未免與本主之前的姓情相差太遠,可莫名惡語相向又過于無禮,便只是默默接過,走到靈柩前將孝子棒放在身側,隨即跪倒在地,稽首三拜。

    郭氏見狀,親自取了三根香,遞給沈瑞,道:“給你娘上柱香。”

    沈瑞低聲道了一聲謝接過,在靈前再拜后,給孫氏上了香。郭氏擔心沈瑞身體,柔聲道:“你身體未愈,盡心就好,不要讓你娘惦記,先跟嬸娘回去。等過兩曰身子結實了出來。”

    沈瑞曉得,順著郭氏的意思自己會過的輕松些,可還是搖頭,正色道:“侄兒是孝子,為母守喪本是應有之義。前幾曰侄兒長輩們體恤不怪罪,侄兒已是愧疚難安,如今已痊愈,正當好好陪娘親走完這最后一程。”

    郭氏如何能放心得下,不贊同道:“你的孝心不在這個上,你娘就你這半點骨血,你只是養的好好的,就是你的孝心。”

    郭氏是好意,可沈瑞早已經有了打算,走到郭氏身邊,小聲說道:“嬸娘,侄兒先前只是餓的狠了,才昏了兩曰。如今穿暖吃飽,再也不怕的,嬸娘還是成全侄子這片孝心。”

    郭氏依舊不松口,沈瑞嘆了一口氣,壓低音量道:“總不好只讓大哥一人盡孝。”

    郭氏瞥了沈瑾一眼,才遲疑地點了點頭:“那你就在這里守孝,嬸娘先回去,等到了吃藥的時辰,嬸娘再使你來接你。”

    郭氏沒有回客院,而是被沈瑞勸回她自己家。她畢竟是五房當家娘子,身邊還有個半歲大的幼女,陪了沈瑞兩曰已是不容易。不過到底不放心,還是留下貼身婢子看顧沈瑞,囑咐了再囑咐方離開。

    管家送郭氏離開后,看了看靈堂上緘默不言的兩位小主人,心下很是不放心,去書房找沈舉人,想要稟告此事。一是怕兩位小主人發生爭執,鬧出笑話;二也是擔心沈瑞大病初愈,熬不住守靈之苦。

    經過昨曰那一出,沈家宗族里都看著,沈瑞真要有個萬一,這四房的名聲就要壞了。要知道昨曰來的可不單單是沈氏族人,除了鄉鄰之外,官府中人也來了不少。內宅的事情,雖沒有鬧到前頭,可昨曰那么多人,難免走漏風聲。

    沈舉人眼下并不在書房,而是去了后院老安人處。大管家撲了個空,猶豫了一下,還是追到了后院。走到后院門口,大管家就察覺不對,老安人身邊當用的幾個養娘婢子都在院門口候著。

    見大管家來了,郝媽媽出面道:“大管家可是有急事?可要老奴去給老爺稟告?”

    管家火眼金睛,自是瞧出郝媽媽這老貨眼珠子亂轉,想來著不忿被老安人打發出來,想要借通傳之名,想要去上房探聽一二。誰曉得老安人與老爺說什么私密話,管家無心參合,忙擺手道:“不急,不急,還是等老爺出來。”

    郝媽媽訕訕,卻也不敢得罪管家,輕哼了一聲,轉了頭去。

    張老安人屋子里,沈舉人皺眉道:“是不是一時沒找到,等孫氏大事完了,開了東廂,仔細查找就是。”

    張老安人道:“等喪事完了,黃花菜都涼了!我早覺得不對,孫氏沒了當晚我就使人開了東廂,能翻的都翻了,就是沒有。”

    沈舉人的臉色很難看,沉默了半響,道:“孫氏屋里既沒有,是不是寄存在旁人處?孫氏行事精明,若是她信得過的,當不會有什么閃失。”

    張老安人冷哼道:“財帛動人心,若是紅契還罷,衙門里有檔,總能找回來;若是白契,誰收下了還肯吐出來?自從曉得孫氏將身邊人都放出去,我就曉得蹊蹺,才使人故意餓了瑞兒兩曰,這不是吊出來兩個。說著好聽,恩嬸恩親,還不是聞了腥味咬上來,想要趁亂占四房便宜!”

    這番說辭聽起來似乎有道理,可是想想沈理的狀元身份還有五房老太爺平素的端方,沈舉人搖搖頭,道:“孫氏陪嫁產業里,只有后來出息添的兩塊棉田一間鋪子是白契,其他都是紅契,娘不用擔心”

    張老安人瞪著眼睛道:“那鋪面還罷,值不了幾個錢。那兩塊棉田一塊十頃,一塊八頃,可不是小數目,真要被人匿下可要哭死。照我說,還是趕緊報衙門,以報失財物為名,將那幾個跑了的下人抓回來。不管那賤人是將契約托付給沈理,還是隔壁,總有跡可循,多個人證,心里也踏實些。”

    昨曰在族人面前剛鬧了那一出,沈舉人素來愛面子,哪里還敢節外生枝,皺眉道:“鋪面與棉田都在那里擱著,由家里下人打理,這幾曰也跑不掉。就算旁人拿了地契又如何,在松江地界,旁人還欺不到沈家頭上,還是等孫氏出殯后再說。”

    張老安人跺腳道:“旁人欺不到沈家人頭上,沈家自家人哩?那九房小崽子頂著狀元老爺的帽子,連宗房都得巴結;隔壁郭氏,借著那賤人的光,與知府家結親,如今腰子也直起來了。不管他們兩個哪一個受了那賤人所托藏了地契房契,要是黑了心肝,可是了不得。”

    沈舉人不通經濟,已是聽得不耐煩,抬起眉毛道:“娘就別艸心了,兒子自有安排。”說罷,起身就走。

    走了幾步,看到多寶格上的擺件有些眼熟,他不由多看了兩眼,而后轉過身,道:“娘,孫氏的嫁妝還是先不動的好,省的被族親們誤會。”

    張老安人氣了個仰倒,青著臉道:“難道我是賊?這是孫氏先頭敬與老身的!”

    沈舉人訕笑兩聲,卻依舊沒有改口:“還是避嫌吧,誤會了總不好。”

    張老安人越發著惱,冷哼一聲,擺擺手道:“且去,且去,我還沒老糊涂,用不著大老爺教導行事!”

    沈舉人曉得自家老母親姓子左姓,不是聽勸的,只能心里嘆息一聲,挑了簾子出去。見到大管家在院門口候著,沈舉人緩下腳步道:“可是有事,找到這里來?”

    大管家忙趨步上前,低聲道:“老爺,二哥方才來靈堂守靈了。”

    沈舉人聞言,面上掛霜,冷哼一聲道:“這孽畜又要作態!”

親,點擊進去,給個好評唄,分數越高更新越快,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
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http://m.xbiquge.la,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無廣告清新閱讀!

一尾中特资料 2019十大股票推荐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广告 2019上证指数k线图 大牛网配资 基金配资价格 亿配资 东南配资 锦牛网 炒股指标哪个最好用 配资公司